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特大經濟案件律師代理 >> 大案追蹤

大連實德子公司被訴低價轉讓股權 遭索賠2.5億

日期:2012-05-18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 閱讀:87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7天之內,一場官司,被告從4個縮減爲1個。

“爲了訴訟效率”,甯夏大元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元股份”,600146.SH)訴大連實德塑膠工業有限公司(實德集團子公司,下稱“實德塑膠”)低價轉讓股權一案,大元股份取消了此前對大連實德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實德投資”)、實德集團董事長徐明、大元股份原董事長徐斌的起訴。
 

兩場交鋒下來,控辯雙方仍糾纏不清:實德集團是否早就知道轉讓涉及的土地會被政府收儲,從而導演了這麽一出大賺特賺的股權轉讓;對于合約中沒說清楚的4700萬元債務,大元股份存不存在誤解,實德方面主動承擔債務是否是“將計就計”;大元股份2.5億元的賠償要求合不合理?

激辯:實德“左手換右手”?

5月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區裏只坐了7個人,控辯雙方只有代理律師到場。而在下面旁聽的媒體卻是審判區總人數的3倍。這裏就是後來被描寫爲“十分激烈”的大元股份訴大連實德的現場。

案情要從2005年說起。

當年,實德集團旗下的實德投資成爲大元股份的大股東,占股70%。大元股份代理律師劉振方指出,2007年,實德方面授意大元股份出資200萬元成立大連韻銳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下稱“大連韻銳”)。2007年,實德方面要求大元股份以其在大連實德工業園區的廠房和土地作爲實物形式出資入股,對大連韻銳進行增資,完成後,大連韻銳的注冊資本變爲1.59億元。這次增資直到2009年1月才開始執行。

增資完成後不久,2009年6月4日,大連實德子公司實德塑膠就以1.2億元的底價將淨資産評估價格爲1.67億元的大連韻銳全部收入囊中。這次收購是100%股權收購。

隨後,大元股份因被傳重組,股價從2009年初至7月底,升幅超過380%。實德投資在此期間進行了近30次減持並最終退出了大元股份,且其減持價格均在10元左右,較當初2.08元/股的入股價,實現收益近12億元,獲益超過400%。

據劉振方表示,就在股權轉讓完成後的兩三個月內,大連市政府便發布紅頭文件收儲土地,而大元股份之前作爲增資注入大連韻銳的土地,恰好在收儲範圍之中。曾有消息傳出,實德因此獲得的拆遷賠償總和高達20億元以上。而對于這份紅頭文件發布的確切時間,目前只有法院方面才有權調查。

劉振方認爲,實德方面一切交易目的都是爲了獲取大連韻銳的土地。

5月3日庭審當天,大元股份所提出的針對上述土地問題的“新證據”,包括從拆遷公司獲得的相關複印件,大連規劃局及土地儲備中心關于地塊收儲和規劃的相關複印件。大元股份方面就此認爲,2007年大連市規劃局曾對涉案地塊所在的實德工業園拆遷進行過摸底,上述地塊就在實德工業園,實德集團作爲項目方理應知情。而實德塑膠的大股東實德集團是整個拆遷的負責主體,亦應知情。

實德方面的代理律師黃滔反對此項證據的合理性。實德方面認爲,大元股份出示的兩份證據都沒有原件,也無法准確說出合法的來源。因此,他們質疑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不予認可。

第一次庭審在激辯中結束。

糾結:大元到底有沒有誤解

5月9日,第二次庭審。

大元股份派來了一位法務部人員,坐在旁聽席的第一排靠門第一座。旁聽席只有兩排,第一排只有這一個人。後一排一共坐了7個人,全是媒體。作爲原告方的代理,依舊只有律師劉振方和助理。對面的實德方面也同樣是上次出庭的律師黃滔和助理。

相較于第一次開庭的熱鬧與激烈,雙方此次相對平和。

就在開庭前一天,《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致電大元股份董秘朱立新,詢問是否還將有新的證據出示。他回答說:“第二次開庭沒有新的證據提交。法院只針對第一次開庭時所提交的證據進行法庭調查。”

5月9日下午2點,審判長敲響了法槌。主審法官首先向原告確認撤銷了對第二、三、四被告,即實德投資、徐明、徐斌的起訴。劉振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撤銷幾個被告的訴訟主要是從訴訟效率上考慮的。只保留第一被告可以保證效率。”

而朱立新表示,“此次變更訴訟請求,是爲了理順法律關系,更好地集中精力,利用現有證據及《合同法》法規,達到撤銷關于大連韻銳的股權轉讓合同或依法獲得合理賠償的既定目標。順利解決大連韻銳的股權糾紛問題,是日後進一步追討公司合法權益的基礎,是當務之急,故公司及時調整訴訟對象,以集中精力打贏目前最重要的官司。”

在庭審現場,雙方控辯的焦點有二:一是大連韻銳公司關于4700萬元的債務誰來承擔。大元股份將大連韻銳賣給實德塑膠的價格1.2億元與1.67億元的評估價之間的4700萬元的差價,是大連韻銳的債務,而轉讓合同中並沒有明確約定該債務由實德塑膠承擔。那麽,這筆債務到底歸實德塑膠,還是歸大元股份?

二是大連韻銳曾經擁有産權的土地以及作爲地上附著物的廠房低價轉讓給實德塑膠前,大連實德方面是否知道該地塊將被政府收儲。

劉振方就關鍵問題提出了三個觀點:第一是當時簽訂轉讓大連韻銳股權的合同存在重大誤解;第二,合同存在“顯失公平”問題;第三,大連實德方面在較早時間就知道大連韻銳的土地要被收儲,因此存在欺詐嫌疑。由此大元股份要求對方賠償經濟損失2.5億元。

在關于“大連韻銳4700萬元債權債務”問題上,2011年5月,實德集團分別在嘉興和大連對大元股份提起訴訟,要求後者承擔這筆債務。在大連西崗區法院的一審中,大元股份被判承擔該債務,于是隨即向大連中院上訴;而在二審時,實德方面曾當庭表示要主動承接這部分債務。

面對這種轉變,大元股份當庭撤訴。在大元股份看來,本次實德方面的轉變完全是想借機掩蓋上面提出的“重大誤解”和“顯失公平”的問題。“而掩蓋後,大連實德方面就可以爲合理合法取得大連韻銳的土地做好法律鋪墊。” 劉振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所謂“重大誤解”,即合同沒有約定實德方面承擔4700萬元的債務,但大元股份卻“誤以爲”實德方面應該承擔。因此,大元股份才在北京提起大連韻銳轉讓合同無效的訴訟。

然而,如果實德方面主動承接這部分債務,無疑是從客觀上證明了這份轉讓合同不存在“重大誤解”。

對于2.5億元的賠償,實德塑膠的代理律師黃滔認爲,“2.5億元”的賠償價格沒有任何根據,不會予以賠償。

大元股份董秘朱立新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個賠償額度是根據各種損失等綜合計算出來的。”

劉振方指出,“根據多年前大元股份購買時的土地價格,以及股權轉讓時2009年周邊土地和房屋的價格計算,大連韻銳的地塊價值應在3.8億元左右;如果按照大連市政府土地收儲的價格進行計算,目前被收儲的整個地塊大約價值20億元。而大連韻銳土地占26%的面積,這樣計算該地塊價值約5億元;此外還有一種計算方法,實德方曾將整個收儲地塊抵押給建設銀行用于貸款7個億。根據貸款總額不超過抵押物價值50%的比例計算,該地塊的價值約爲14個億。那麽按照大連韻銳地塊占26%的面積計算,該地塊價值3.6億元左右。除去實德方面已經支付的1.2億元,根據上述計算的土地價值,我們要求被告賠償2.5億元左右”。

庭審結束前,大元股份當庭表示接受調解,而實德方面則稱未接到當事人表態無法確定。

庭審後,劉振方表示,如不出意外,本輪庭審應該是最後一輪。但是由于案情複雜,如果法院要取證調查可能還需更長時間。“具體判決結果不好預測。”《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維晨|北京報道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