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重大刑事案件律師辯護 >> 經典案例

內蒙古楊某“不符合逮捕條件”辯護案

日期:2015-09-23 來源: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作者:盈科律師 閱讀:64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案件性質: 刑事辯護(偵查監督)

案件類別: 糾正冤假錯案類(高難度)

委托人:楊某(犯罪嫌疑人)丈夫及楊某

原司法機關:內蒙古某地公安局

委托事項:對公安局作出的刑事拘留及其確定的罪名不服

受理機關:內蒙古某地檢察院

承辦部門:盈科全國再審申訴與死刑複核專業委員會(防止冤假錯案·糾正冤假錯案)

承辦律師:車行義律師 陳曉偉律師

一、基本案情

2012年1月至2013年4月,楊某作爲其母親、父親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非吸”)犯罪的共犯,經某地公安局偵查終結,移送某地檢察院審查起訴(以下統稱“原案”)。2013年的4月4日,某地檢察院對楊某作出了法定《不起訴決定書》(對其母親、父親等人則起訴至法院,某地法院已于2014年月日作出了判決)。

在2013年的4月4日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後,某地公安局仍以原案涉嫌的“非吸”罪名對楊某第二次立案,先于2013年8月22日取保候審,後于2014年7月2日刑拘並(異地)羁押,並以原案“非吸”罪名提請某地檢察院批准逮捕。

二、委托人對于本案件的認識

委托人認爲,本案件系 “維穩案”,極可能成爲冤假錯案。

三、律師對于委托事項的法律分析意見

承辦律師接受委托後,經過會見犯罪嫌疑人楊某等一系列工作,形成了以下法律意見:

(一)“絕對不起訴”決定已經認定楊某“沒有犯罪事實”

早在2013年的4月4日,檢察院對楊某作出了不起訴的決定。

首先,檢察院的不起訴是“法定不起訴”。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書》是根據《刑訴法》第173條第一款之規定作出的。因此,對楊某作出的不起訴決定的性質是法定不起訴,是絕對不起訴。

其次,檢察院的不起訴已認定楊某在主觀和客觀兩方面皆不構成違法、犯罪。《不起訴決定書》明確認定了“本案犯罪嫌疑人楊某並沒有參與(其母)非法融資的過程,同時楊某對(其母)投資款項的來源也不清楚”。

第三,檢察院的不起訴已認定楊某“沒有犯罪事實”。 結合《不起訴決定書》對楊某在主觀、客觀兩方面的認定,對照《刑訴法》第173條第一款,唯一的選項只是“沒有犯罪事實”。沒有犯罪事實,包括兩類:一是犯罪行爲並非犯罪嫌疑人所爲;二是犯罪行爲不存在。本案屬于第一類。

(二)非經法定程序並符合法定條件,不得啓動所謂“重新立案,重新偵查”

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書》依法送達並發生法律效力後,某地公安局對此案重新立案偵查,並在2014年7月2日將楊某羁押,辯護人認爲,公安機關重新立案偵查是嚴重違法的,理由如下:

1. 程序方面嚴重違法

(1)檢察院沒有建議重新偵查。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以下簡稱《檢察規則》),案件需要公安機關重新偵查的,應當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後將案卷材料退回公安機關並建議公安機關重新偵查,至于是否需要重新立案,則由公安機關機關自行決定。在此,法定的程序是:必須先由檢察機關建議,才有公安機關的自行決定。本案中,檢察院沒有建議公安機關重新偵查。

(2)公安局也沒有依法定程序“糾正”檢察院的不起訴的決定。

《刑訴法》第144條規定:“公安機關認爲不起訴的決定有錯誤的,可以要求複議。如果要求不被接受,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提請複核。”

可見,公安機關若對檢察機關所作的不起訴決定有異議,法定的程序可以也只能通過複議和複核來制約、救濟。本案中,某地公安局沒有行使這一法定權力。

因此,本案“重新立案,重新偵查”是嚴重違法法定程序的。

2. 實體方面也不符合法律規定

(1)公安機關重新偵查的內容依然是“老問題”。

辯護人通過會見楊某,了解到公安機關對于楊某前後兩次偵查的方向、訊問的問題並無差別:一是是否參與了其母非法融資的過程,二是是否知道投資款項的來源。既沒有其他新的事實,也沒有能夠定罪的新證據。

更爲重要且嚴重的是,檢察院對此已經作出過認定,重新偵查屬于“一事再理”。

(2)本案“新的事實”和“新證據”是不存在的。

本案的客觀事實決定了楊某是無辜的:

在客觀方面,楊某的特殊身份決定了她只是充當了經手人、代辦人的角色。首先,她是(其母)親女兒,相互間存在著絕對的信任;其次,楊某在某管理集團上班,恰好與某投資公司在一起辦公;第三,其母到某投資公司(辦理“投資”手續)需要30分鍾車程,既無駕照又無車,身體還不好(她因此被取保候審),親女兒楊某當然地成爲她的“全權代理人”。楊某沒有實際參與其母非法融資的行爲。

在主觀方面,當地的現實情況及楊某的身份決定了她不知情。楊某明知的是:當地大搞拆遷,母親及母親的親戚手中有相當多的拆遷補償款。同時,楊某已經出嫁多年,其不僅自家經濟條件優裕,並且考慮到父母身體狀況不佳,尚有一姐一弟,爲避 “爭奪”財産之嫌,楊某既不關心也不過問母親融資款的來源,就成爲自然。此客觀情況決定了楊某對于其母非法融資是不知情的。

(三)公安局的重新立案偵查,不僅與檢察機關的決定發生矛盾和沖突,而且嚴重侵犯人權,因予依法制止並糾正

綜上所述,只有通過法定的程序,並且掌握了能夠定罪的新證據,才能對法定不起訴的人重新立案偵查。

某地公安局對楊某的重新立案偵查,一是違反了《刑訴法》的規定,二是直接與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發生了矛盾,三是先立案(異地)羁押再行偵查,不僅與檢察院法定不起訴的決定相沖突,而且先羁押再找證據,導致檢察院的職能如同虛設,當事人的人權慘遭踐踏。

辯護人認爲,某地公安局啓動重新立案偵查的程序違法。同時,楊某的行爲也不符合《檢察規則》第一百三十九條至第一百四十二條規定的逮捕條件。

四、律師建議、提出並采取的法律措施和方法

辯護律師建議,因檢察機關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責任重大。尤其是在審查批捕環節,是對公安機關偵查活動進行監督的“第一關”,意義重大。同時,本案件的“法定不起訴決定”也是由該檢察院作出,是本案阻止冤假錯案發生的“盾牌”。故此,應當向該檢察院提出不予批准逮捕的辯護意見及申請,以有效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

五、辯護結果及經驗、教訓

(一)辯護結果

2014年8月9日,該檢察院沒有批准公安局報捕的“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以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批捕了楊某。

(二)經驗、教訓

“維穩案”是制造冤假錯案的罪魁禍首之一。凡與維穩相關聯,逃離冤獄似難上難。但無論如何,盡最大努力去抗爭,是唯一選擇。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