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疑難民事案件律師代理 >> 申訴再審

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基礎研究及反思

日期:2017-08-02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27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基礎研究及反思

來源:中國法院網 | 作者:劉小梅
  
生效民事裁判的背後是一種相對穩定的社會關系,一旦被打破將使法律的權威受到挑戰,也意味著就同一爭議進行司法資源的再次投入。但客觀上講,生效民事裁判不可能是絕對正確和公正的裁判,實踐中實現的正義與法律追求正義的終極目標總是有所差距,正因爲如此,世界各國都以設立民事再審制度的方式來維護當事人的權益,最大限度地追求正義的實現。一方面是對公正價值的追求,另一方面是對裁判既判力的維護,對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研究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找到兩者的最佳結合點。2013年實施的新民事訴訟法對于民事再審程序的規定比此前的規定有了部分改進,但與其他國家的再審制度相比較,修訂後的民事再審程序仍然存在不完備之處。因此,我們仍然需要繼續反思我國民事審判監督程序,借鑒域外法治發達國家的再審程序,實現我國民事再審程序的再次重構。

一、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概念及理論基礎

(一)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概念和特征

民事審判監督程序是指人民法院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或調解,因本法院院長或上級法院發現確有錯誤依法定程序決定再審、提審或指令再審,因當事人或其他有權提出申請再審的人的申訴符合法定再審情形,或因人民檢察院發現生效裁判符合法定情形而依法提出抗訴,進行再審所必須遵循的步驟和方式 。該程序強調生效裁判只要確有錯誤即應通過再審制度加以糾正,切實保護國家、集體和公民個人的合法權益,貫徹了我們國家有錯必糾、有錯必改、實事求是的司法理念。我國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特點有:1.對象的特定性。審判監督程序的審理對象只能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它不是第一、第二審程序的繼續和發展,不是民事訴訟的必經程序。2.主體的特定性。審判監督程序的提起,只能是特定的機關和人員。有權提起再審的主體,或者是各級人民法院院長、上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定的方式提起再審;或者是有審判監督權的人民檢察院提起抗訴;或者是當事人依照法定的條件申請再審。3.條件的法定性。提起審判監督程序必須符合法律規定的法定事由,且審判監督程序的提起有特定的時間要求。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五條的規定,當事人申請再審,應當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六個月內提出;有本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十二項、第十三項規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之日超六個月內提出。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提起再審的,法律沒有規定再審時限。4.程序的特定性。人民法院審理再審案件適用的程序取決于生效裁判的情況。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的規定,原生效裁判是由第一審人民法院作出的,按第一審程序審理,作出的裁判當事人可以上訴;原生效裁判是由第二審法院作出的、上級人民法院提審的按第二審程序審理,作出的裁判爲終審裁判。同時,依照再審程序審理案件的法院,不僅包括原審法院,而且包括原審法院的上級法院和最高法院。5.執行的暫停性。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的案件,應當裁定中止原裁決的執行,但追索贍養費、撫養費、撫育費、撫恤金、醫療費用、勞動報酬等案件,可以不中止執行。

(二)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理論基礎

民事審判監督程序是民事訴訟制度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就決定了它與訴權、處分原則、既判力等民事訴訟相關基礎理論必然有著緊密的聯系。我國的審判監督程序有著和其他國家不同的規定,與上述基礎理論的關系更顯得複雜。分析其關系,有助于我們從理論的視角更加清晰地認識再審程序。

1.民事再審程序與訴權理論

訴權來自于羅馬法,是當事人因民事糾紛向法院申請裁判的權利。訴權的意義在于限制當事人以“私力救濟”的方式解決糾紛,賦予當事人在遇到糾紛時請求國家予以解決的權利。 訴權是法律賦予當事人在認爲權益受到侵犯或與人發生爭議時,按照法律所規定的條件,請求法院行使審判權以保護其權益、解決糾紛的權利。 當事人行使訴權是訴訟的起點,如果當事人沒有訴權也就無法提起再審。在原理上,訴作爲一種請求的基本功能是要求法院行使司法裁判權,在滿足訴的條件時,法院不能拒絕行使。從這個意義上講,司法機關對爭議或不服請求進行司法裁判是司法機關的義務,這種義務正是基于當事人的訴權。但訴權的行使是有條件的,具體表現爲訴的條件。如果不符合訴的條件,再審程序也無法進行。如此,以訴的原理重構再審程序,一方面,通過程序的完善維護當事人的再審訴權;另一方面,通過程序對再審之訴當事人的限制能從法理上找到依據。由此可見,以保障當事人的再審訴權作爲重構再審程序的法理基礎,是走出再審困境,建構公正與高效再審程序的最佳選擇。

2.民事再審程序與處分原則

處分原則是大陸法系國家民事訴訟的基本原則之一,英美法系國家雖未明確規定,但抗辯方式的訴訟模式同樣是當事人處分權的體現。處分原則就是指當事人在法律規定範圍內處置自己的民事權利和民事訴訟權利的自由受法律保護。 處分權體現了當事人訴權對法院審判權的制約,其內含就是在民事訴訟過程中,當事人有權對自己的實體或程序權利進行處分,國家公權力不應主動介入幹涉,表現在具體的民事訴訟過程中一是“不告不理”。當事人是民事訴訟程序的開啓者,法院不能主動啓動民事訴訟程序。二是確定審判界線。民事訴訟審理的內容,即需要解決什麽問題由當事人提出,法院不能就當事人未申請的事項進行裁判。三是決定爭議最終解決方式。當事人可以撤訴、庭外和解,也可以通過接受調解或接受法院裁判來解決爭議。 處分原則要求法院在整個民事訴訟過程中要充分尊重當事人選擇,因爲當事人爭議屬私權範圍。我國民事訴訟法第13條規定:“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這是處分權在我國民事訴訟法中的直接體現。法國、德國、日本等大陸法系國家的民事再審制度從啓動方式等規定看,其基礎就是當事人的訴權與處分權,我國也有當事人對己經生效的裁判或調解協議認爲確有錯誤的,可以申請再審的規定, 但我國再審程序中當事人的處分權卻受到很大限制。

3.民事再審程序與既判力理論

既判力這一概念源自羅馬法,是“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發展。既判力實質上就是確定力。日本學者對既判力的解釋是:“訴訟是根據國家審判權作出的公權性的法律判斷,是以解決當事人的糾紛爲目的的,而終局判決正是這種判斷,當終局判決在訴訟程序中不得以不服聲明的方法被撤銷而確定時,就成爲最終解決糾紛的判斷。” 既判力體現了法院生效判決的權威性和訴訟效率。既判力使一定的民事法律關系處于一種穩定狀態,包含兩層含義:一是當事人必須尊重既判力,不得就同一爭議再行起訴,要求國家公權力不得介入解決已被終局裁判最終確定的爭議;二是終局裁決的結果必須被法院所尊重,後訴法院在審判中受前訴法院拘束,不得否認前訴法院終局裁判的內容。 可見,再審程序與既判力的矛盾與生俱來,前者要打破生效裁判,後者要維護生效裁判的穩定性。任何矛盾都有兩面性,再審程序和既判力有著共同的價值目標,即法律的正義。即判力是完善訴訟的結果,而不是民事訴訟制度本身的內在要求。當理想化的訴訟過程被放置在現實社會中,既判力往往因完善訴訟的前提無法獲得保障而不具有絕對的效力,審判監督與再審等否認判決確定力的制度因此而産生。 任何人都有獲得法院公正裁判的權利。但在現實中,再完善的程序,再完備的法律,再優秀的法官都不能完全避免審判過程中不公正的出現,而導致既判力的非正義。如果固守維護既判力的信條,把終局裁判的穩定性絕對化,勢必會傷及當事人私權利益。對瑕疵裁判既判力予以否認,實現法律的公正,正是再審程序的價值所在。

二、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修改內容及分析

2013年施行的民事訴訟法針對2007年修正的民事訴訟法關于審判監督程序存在的問題進行了相應的修改,這對民事審判監督程序在司法實踐中的運用具有重大意義。具體來說,新民事訴訟法關于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修改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對申請再審的管轄法院作了調整。根據新《民事訴訟法》第199條增加“當事人一方人數衆多或者當事人雙方爲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審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的規定,可見原審法院也可以作爲再審管轄法院。

2.對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法定事由作了部分調整。刪去違反法律規定管轄錯誤和對違反法定程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裁定的兩種情形。對第五項規定的當事人申請法院調取的“證據”修改爲“主要證據”,這意味著當事人申請法院調取的一般證據法院未調查收集的不屬于法定再審事由。

3.縮短了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期限。新《民事訴訟法》第205條規定:“當事人申請再審,應當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六個月內提出;有本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十二項、第十三項規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可見,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期限縮短爲六個月,這有利于促使當事人更加積極地行使自己的權利。

4.增加了再審決定後不中止執行的特殊規定。根據新《民事訴訟法》第206條的規定,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裁定中止原判決、裁定、調解書的執行,但追索贍養費、撫養費、撫育費、撫恤金、醫療費用、勞動報酬等案件,可以不中止執行。

5.增加了檢察建議的法律監督方式。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對同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現有民訴法第二百條規定之一的,或者發現調解書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的,可以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檢察建議,並報上級人民檢察院備案;也可以提請上級人民檢察院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各級人民檢察院對審判監督程序以外的其他審判程序中審判人員的違法行爲,有權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檢察建議。

三、現行民事審判監督程序存在的缺陷解析

縱觀民訴法修訂之後的再審實踐,修訂給再審程序帶來了很大的發展,也帶來了一定的問題,而此前存在的問題,並未得到完全的化解,這些問題在民訴法修訂前就存在,修訂後的民訴法未能在這些問題上得到有力突破。

(一)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指導思想不符合實際

我國民事訴訟理論及司法界長期以來,由于受傳統法律文化原蘇聯、東歐立法理論的影響,一直強調程序的絕對公正論,唯訴訟以客觀真實爲惟一目的。立法者鑒于審判監督程序是保障當事人實體權利的最後一道屏障,所以在此程序中更是盡力突出程序的公正價值.力圖追求實體上的絕對公正。在審判實踐中堅持貫徹“實事求是、有錯必糾”的指導思想。這種指導思想的積極作用在于,它保護當事人的實體權利、充分體現了實體公正,尤其強調了實體公正,意在使每一個案件都得到正確的處理,使每一個錯案都得到徹底糾正,這無疑是正確的,也是非常理想的。但是,筆者卻對這種追求實體絕對公正的目標能否真正實現産生懷疑:因爲實體絕對公正的前提即是事實的絕對真實。按照唯物論的觀點,事實的絕對真實只能發生在事實産生的過程中,事後的任何試圖再現的努力只能是相對的,所以立法者追求的個案實體絕對公正的訴訟目的,實際上是很難實現的。

(二)民事審判監督途徑過多,有侵犯當事人處分權之嫌

首先,根據法的分類理論,民訴法屬于私法範疇,私法與公法不同,它所調整的是平等主體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在民事訴訟中應當充分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充分保障當事人的處分權,處分權中最重要的內容之一就是請求權。其次,人民法院自身監督提起再審程序和人民檢察院抗訴提起再審程序,實質上均涉及當事人的請求權,如果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侵害了當事人一方或雙方的民事權利,受害的當事人申請再審自不待言,但如果受侵害的當事人出于種種考慮(如訴訟成本問題),放棄再審請求權。那麽人民法院或人民檢察院依據自己的職權強行提起再審,豈不是對當事人處分權的侵犯?因爲提起再審而給當事人增加的訴訟成本支出可能大于因再審而獲得的利益,這種損失由誰來負擔?在追求效率和效益的市場經濟體制下必須考慮這一問題。再次,從理論上講,法律己設置規定了當事人直接申請再審這一重要逾徑,那麽法院自身監督和人民檢察院的抗訴監督就應當通過當事人之外的途徑發現錯誤。但實際上,這種途徑是沒有的或者很少的,從審判實踐上看,凡是由人民法院自身或人民檢察院抗訴提起再審程序的,幾乎百分之百都是由當事人提出申請或反映而引起的,反過來說,如果沒有當事人向其反映,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就失去了提起再審程序的前提條件,所以,既然法律已經規定了當事人直接申請再審的逾徑,那麽法院自身監督和人民檢察院的抗訴監督就沒有什麽必要了。

(三)人民法院啓動再審程序有違程序正義

人民法院是否應該作爲審判監督啓動再審的主體,長期以來受到學術界和司法實務部門各方的質疑。由于審判權必須受到有效的監督,而有效的監督機制應當建立在監督者與被監督者之間純粹的、毫無瓜葛的關系基礎之上。人民法院作爲審判權的享有者,其啓動再審介入監督權的領域,不符合訴審分離的原則,明顯破壞了司法獨立性,也必然導致程序的公平與正義無法合理實現。“任何人不得爲自己的法官”,是訴訟公正最起碼的要求。訴審分離,對實現訴訟公正具有重大意義,其實質是訴者不審、審者不訴。如果由法院提起再審,雖然不是傳統意義的起訴,但其實質結果是引起了第一審程序或第二審程序的開始,導致審者兼訴。

同時,由人民法院啓動再審程序直接損害了當事人“私權自治”的原則。人民法院直接啓動再審程序屬于職權主義色彩較爲濃厚的程序模式。法院可以依職權決定程序的啓動、發展和終結,法院對程序的開始、進行、終了享有主導權,而這一切均不依賴于當事人的申請,對訴訟的職權幹預遠遠超過當事人的自由處分,是有違現代民事訴訟理念的。法國學者托克斯爾曾有過精辟的論述:“從性質來說,司法權自身不是主動的,要想使它行動,就得推動它。向它告發一個犯罪案件,它就懲罰犯罪的人;請它糾正一個非法行爲,它就加以糾正;讓它審查一項法案,它就予以解釋。但是它不能自己去追捕罪犯、調查非法行爲和糾察事實。如果他主動出面以法律的檢查者自居,那它就有越權之嫌。”

(四)檢察機關啓動再審程序運行遲緩

糾紛的存在,不僅表明糾紛當事人之間存在利益沖突,而且亦表明某一具體的社會關系處于不穩定之狀態。因此,糾紛都應盡快得到解決,從而使失去平衡的社會關系盡快得到解決、盡快恢複穩定狀態。所謂“遲來的正義非正義”、“訴訟過分遲延等同于拒絕裁判”。作爲對錯誤裁判予以救濟的再審程序亦應體現司法效率的要求,但在我國目前由檢察機關通過抗訴啓動再審的程序模式運作遲緩。根據“上抗一級”的原則,做出生效裁判的人民法院的同級人民檢察院不能“同級抗訴”,只能提請其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抗訴。下級人民檢察院要審查申訴人的材料,決定立案後進行書面審查(除幾種法定情形需要調查外),在審查人民法院的訴訟卷宗之後,認爲有抗訴必要的,經過承辦人閱卷審查提出個人意見,經處(科)務會討論,部門負責人審核,分管檢察長簽批或檢察委員會研究決定,提請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抗訴;上級人民檢察院受案後,立案,承辦人審閱審判卷、檢察卷,提出個人審查意見,經處(科)務會討論,報檢察長審批或經檢察委員會討論,最終做出抗訴的決定。兩級院在審查的內容、程序上毫無二致,上級院不會因爲下級院己經審查完畢而在程序上有任何減省,這使得下級院的審查沒有任何實際意義。這樣的審查方式淡化了民事抗訴工作的檢級關系,即下級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提請抗訴案件中履行什麽職責,應對什麽負責;上級人民檢察院在辦理下級人民檢察院提請抗訴案件中應對什麽負責,應履行什麽職責,沒有明晰的規定,使得民事抗訴工作中上、下級人民檢察院的職責和權限不清,無法體現高效、公正的原則。

(五)再審程序缺乏必要限制

1、關于再審審限

新民事訴訟法規定當事人申請再審的審限是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的六個月內,但對于人民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和人民檢察院抗訴引起再審的法定期間,沒有作出明確規定。由此可以看出,現行民事訴訟法對啓動再審程序的法定期間規定缺乏一致性,在司法實踐中,無疑是賦予了法檢兩家隨時啓動再審程序的權利,使生效裁判時刻面臨挑戰。提起再審的期限過長首先違背程序效益,可能破壞早已穩定的法律關系。而破壞已穩定的法律關系,是被法的安定性價值取向所禁止的。

2、關于再審的次數

我國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再審的次數。不同的主體依據不同的理由,對同一生效裁判反複無休止地申請、啓動再審,時刻挑戰生效裁判的既判力。同時,再審與否取決于再審法院法官的自由裁量或抗訴機關的自主決定。而且,當事人對同一法院作出的再審裁判的信任度偏低,或上訴或逐級申訴乃至上訪,破壞社會關系的穩定秩序,同時終審不終的危機不斷給各級相關機關增加不必要的重複勞動,浪費了國家有限的司法資源。

四、民事審判監督程序再完善的指導思想

國外很多國家都有關于民事再審程序的相關制度規定,通過分析其特點,可歸納出國外再審制度立法在以下方面存在共性,筆者認爲這些共性對我國民事再審程序的完善具有借鑒意義。

(一)在立法理念上強調再審的補救性質

在國外再審制度立法中,再審補救理念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考察各國(地區)立法規定的再審事由,任何一項事由都不能當然地推斷出再審裁判確有錯誤的結論,這些民事再審事由並不以裁判是否存在錯誤爲再審依據,而主要以裁判程序是否正當及裁判依據是否真實有效或是否被撤銷、變更爲標准。程序不正當、即裁判過程不正當,由此産生的裁判勢必缺乏使既判力正當化的依據,而裁判依據虛假、無效,或者在裁判作出後,其裁判依據被撤銷、變更,也必然動搖裁判的效力,使裁判失去使既判力正當化的依據。 因此,域外再審事由的界定標准在于原判決是否具有正當化的既判力,而不在于是否存在錯誤。這種理念側重于對于裁判效力的補救,以裁判是否具有正當化的既判力爲裁判依據,強調只要裁判具有正當化的既判力,無論其是否存在錯誤均不能再審,符合程序公正和訴訟效益的要求。再審的補救性質同樣體現在各國對于當事人提起再審的限制性條件上。如果威脅裁判既判力的程序瑕疵或其他再審事由,是當事人可以通過上訴這一正常審級程序主張的,而當事人由于自身過錯沒有主張,則不得提起再審之訴。如德國民事訴訟法規定:在“爲判決的法院不是依法律組成的”和“法官因有偏頗之虞應行回避,並且回避申請已經宣告有理由,而該法官仍參與裁判”情形下,如果其理由可以通過上訴而主張原判決無效時,不得提起取消之訴(第579條)。回複原狀之訴,只有在當事人非因自己的過失而不能在前訴訟程序中,特別是不能用聲明異議或者控訴的方法,或者不能用附帶控訴的方法提出回複原狀理由時,准許提起(第552條)。法國民事訴訟法規定:所有情況下,只有當提出再審申請的人自己方面沒有過錯,但未能在原判決産生既判力之前提出其援用的理由時,再審申請始能得到受理(第595條)。

(二)在程序發動上強調當事人的處分權

現代民事訴訟制度是爲了保障公民享有的接受法院審判的憲法權利而建立的,所以,西方各國民事訴訟法基于訴權和私法自治的理論,在設定具體的程序和制度時都充分的保障了當事人權利的行使。各國在規定再審程序時均規定再審程序的啓動以當事人的處分權爲基礎。無論是英美法系國家,還是大陸法系國家,其對當事人受欠缺正當性生效裁判損害的私權利益予以特殊救濟的相關制度的共性就在于該程序的發動以當事人處分權爲基礎,如果當事人認可了該生效裁判的結果,則表明當事人處分其權利,訴訟程序就此結束;如果當事人認爲該具有終局效力的判決存在缺陷,則可以通過再審申請或者再審之訴請求有關法院予以撤銷,以維護其合法權益。

(三)明確再審事由,彰顯正當程序的獨立意義和再審的嚴肅性

各國在立法中都對當事人提出再審之訴的事由做了明確規定,其意義在于 :第一,彰顯這些事由對于判決既判力的根本影響,突出正當程序的獨立意義。再審事由的設定對于各審級的審判活動具有強烈的導向作用。如果再審事由傾向于事實和證據的認定,則此前各審級法官在審理活動中必然重視事實的查明,證據的采信。如果再審事由側重于序上的錯誤,則法官的審理活動必然重視程序的正當性和嚴密性。綜合看來,審判組織組成的合法性、法官的中立性、代理權的合法性、作爲判決基礎的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與其他確定判決的一致性是再審立法較爲普遍的事由。這些事由的設定集中體現了民事訴訟立法對于程序公正的要求,只要當事人能夠證明生效裁判作出的程序存在上述重大瑕疵,則無論裁判是否存在錯誤,均能啓動再審對于程序予以修正,對于當事人的程序權利予以補救。第二,彰顯再審程序的嚴肅性,避免啓動再審程序過于隨意。明確的再審事由對于當事人的訴訟行爲和法院的審判行爲具有導引作用。當事人只能依據法定理由提出再審之訴,而不是任何程序或實體瑕疵均能提起。法院只需審理當事人主張的再審事由是否存在,而不需超越當事人主張和法律規定的事由進行審理。

(四)根據再審之訴的標的和理由確定管轄法院,當事人不享有選擇權

再審之訴根據訴訟標的與當事人和法院的連接關系規定管轄制度的根本目的在于保證審判權公正有效運行。考察各國立法對于再審之訴管轄法院的規定,其共同特點在于各國對再審之訴只規定了一個明確而唯一的管轄法院,即作出聲明不服的判決的法院。對于再審之訴的管轄法院當事人不享有選擇權。如德國規定再審之訴專屬于作出第一審判決的法院管轄。如果被聲明不服的判決、或數個被聲明不服的判決中的一個,是州法院所作的判決,或者對于上告審所做的判決依第580條第1至第3項、第6項、第7項聲明不服,再審之訴專屬于該上告法院管轄(第584條)。 日本規定再審之訴專屬于作出聲明不服的判決的法院管轄。對于不同審級的法院對同一案件作出判決的再審之訴,由上級法院合並管轄(第340條)。 此種再審管轄制度的立法意旨在于,由于再審訴訟和原審訴訟有著密切關聯,由原審法院管轄再審申請,有利于充分利用原審訴訟資料,便于當事人參加訴訟。同時,由于再審法院是明確而唯一的,立法對于當事人訴訟行爲的指引作用得以充分發揮。

(五)明確規定訴狀內容,限制再審審理範圍

訴狀是當事人陳述其請求與理由的書面載體,是訴訟中最爲重要的文書,根據不告不理原則,審判行爲和訴訟行爲均以當事人訴狀爲基礎展開;再審訴狀同樣起到對于審判行爲的約束作用,法院不得超出再審訴狀所聲明不服的範圍進行審理和裁判,否則即構成對于當事人處分權的侵犯。,了爲最大限度維護既有社會秩序,各國立法均對再審訴狀的內容提出明確的要求。如德國《民事訴訟法典》第587條規定,再審請求必須提交訴狀,在訴狀中應表明對之提起取消之訴或回複原狀之訴的判決,並說明提起何種訴訟。第588條規定,起訴的准備書狀中應一記載以下事項:聲明不服的理由即要求再審的理由;提出證據方法以證明起訴的理由及遵守不變期間的事實;在何種程度內申請廢除被聲明不服的判決,並申請對本案另爲如何的裁判。 日本新民事訴訟法第343條規定:“再審訴狀,應一一記載下列事項:l、當事人及法定代理人;2、不服聲明的判決的標示及對該判決再審請求的目的;3、不服的理由”。們訴狀中當事人對原裁判聲明不服的範圍決定了再審的審理範圍,各國立法均規定了再審僅對當事人聲明不服的內容進行審理的原則,這是不告不理和處分原則在再審程序中的自然延伸。

(六)再審程序分階段進行,嚴格保障再審訴權

再審審理的對象包括再審事由和原裁判中當事人不服的內容,兩種審理對象在審理內容、處理方式、具體程序方面均有明顯差異。因此,各國立法均將再審的審理分爲對再市事由是否成立的審理和對于本案裁判的再次審理兩個階段。具體而言,再審的審理分爲三個階段:一是對于再審之訴是否合法的審理。在開始再審程序之前,還要首先審查當事人的再審之訴是否具備主體、對象、事由、期間、提起方式等法定要件,如不具備法定要件,法院則以訴爲不合法爲由而予以駁回。二是對于再審事由是否存在的審理。如果法院認爲再審事由不成立,則裁定駁回再審請求。如果再審事由成立,則應在審問對方當事人的基礎上作出再審開始的裁定。三是對于被聲明不服的原裁判的再審。確認再審事由成立後,則在當事人聲明不服的範圍內,進行原裁判的重新審理。 作者認爲,這種分階段審理的程序體現了再審的階段性特點,對于當事人的再審訴權給予了嚴密的程序保障,有利于及時結束再審程序,節約司法資源,我們在建構再審程序時應當認真借鑒。

五、結語

爲了糾正錯案,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民事再審程序成爲民事訴訟機制的一個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長期以來,它在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實現訴訟公正的目的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但在我國,這一目的的實現是以絕大多數生效判決的不穩定性爲代價的,這樣不僅法院裁判的既判力受到沖擊,影響法院司法公正的形象,而且從一定意義上講當事人的權利義務關系也長期處于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再審程序最爲特殊之處,是其僅爲針對既判力案件而事後適用的複核審理程序,案件既判效力的存在是再審程序適用的前提,正是由于再審程序這一適用前提的存在,決定了再審程序的適用必須是有限的,雖然2013年施行的新民事訴訟法對民事審判監督程序做了修正,但仍然存在很多不足之處。因此,有必要對民事審判監督程序予以再完善,以維護司法裁判的穩定性和實現法律的公正價值。

(作者單位:安徽省滁州市南谯區人民法院)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