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企業風險防控專題 >> 公司訴訟風險

法人應當對其法定代表人的職務行爲承擔民事責任

日期:2017-12-26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64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法人應當對其法定代表人的職務行爲承擔民事責任

[裁判要旨]法人應當依照《民法通則》、 《公司法》規定自行承擔民事責任,但是,如果該法人實際上不具有法人資格,或者成立時注冊資金不實,則應當由公司股東或者開辦者、主管單位承擔全部民事責任,或者根據過錯原則,在其過錯範圍內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一)案情介紹

一審查明:1995年1月9日至1996年6月24日,濮陽市銀鷹貿易公司(以下簡稱銀鷹公司)與鄭州亨通期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亨通期貨公司)及其所屬第二營業部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因經營期貨業務,銀鷹公司借款兩筆總計1000 萬元給亨通期貨公司;借款9筆共計980萬元給亨通期貨公司第二營業部。期限最長不超過3個月,利率爲23 ‰,銀鷹公司不承擔風險。合同簽訂後,銀鷹公司按約付給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人民幣1980萬元。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未按約償付借款本金及利息,雙方形成訴訟。

原審還查明,亨通期貨公司于1993年4月經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開業,1995年6月16日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河南省信義審計師事務所(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顯示:亨通期貨公司注冊資金1001萬元,由鄭州市文化旅遊實業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文旅公司)投入,其中700萬元流動資金由鄭州市五裏堡城市信用社、鄭州市鲲鵬城市信用社出具的資金信用證明、鄭州商品交易所收款證明所證實,301萬元固定資産經查驗屬實。1994年下旬,河南省豫興審計師事務所依據河南省信義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資金審驗證明又出具一份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亨通期貨公司依此證明書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請開業登記。1997年3月12日,河南省豫興審計師事務所對亨通期貨公司進行了審計,同時,該公司出具了1997年工商年檢報告。文旅公司1995年至1997年未進行工商年檢,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對文旅公司營業執照認定:屬周華孚(原中保河南分公司資金運用部總經理,現已判刑)僞造有關證件,騙取的營業執照,其集體性質的企業不能成立,應予吊銷,該公司的一切經營活動屬周華孚的個人行爲。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993)鄭刑初字第216號刑事判決書認定:文旅公司屬周華孚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款開辦的個人公司。

(二)原審法院裁決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銀鷹公司與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簽訂的合同,屬企業間借貸,且約定利率爲月23‰,違反國家有關金融法規,應確認爲無效。銀鷹公司違反法律規定,爲收取高額利息,借款進行期貨業務,有一定過錯。亨通期貨公司爲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的企業法人,1993年至1997年 12月,其作爲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會員,已在鄭州商品交易所取得合法席位,進行期貨交易,期間交易正常,1997年該公司進行了年檢、審計,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其注冊資金虛假,也無證據證明其注銷或者歇業。亨通期貨公司第二營業部隸屬于亨通期貨公司,不是獨立法人,其債務應由亨通期貨公司承擔。故銀鷹公司要求亨通期貨公司返還借款本金,于法有據,予以支持。但其訴請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以下簡稱保險公司)承擔亨通期貨公司的債務,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且證據不足,不予采納。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關于其對文旅公司的經營活動不承擔法律責任的抗辯理由成立,予以采納。該院根據《經濟合同法》第7條第1款、第16條,《民事訴訟法》第232條之規定,判決:1,亨通期貨公司于判決生效後十日內返還銀鷹公司借款本金1980萬元,逾期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2.駁回銀鷹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三)上訴與答辯情況

銀鷹公司不服上述判決,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稱,亨通期貨公司是文旅公司僞造文件設立的,不具備法人資格。一審法院調查取證時證實,文旅公司對亨通期貨公司的實際投資只有1萬元,而不是1000萬元。原審判決以亨通期貨公司 1997年12月之前營業正常,且進行了年檢,並未歇業來推定亨通期貨公司具有獨立法人資格,不符合本案實際情況。營業狀況、是否年檢並不是法人成立與否的法定條件。原審判決以行政機關的文件作爲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不符合證據使用的規則。保險公司也出具證明,申辦文旅公司,保險公司並未出資,文旅公司也不具備法人資格。文旅公司解散後,保險公司並未對其債權債務進行清理。

因此,保險公司對此應承擔責任。原審判決對銀鷹公司的利息未予保護也不當。

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共同答辯稱,亨通期貨公司具有法人資格,河南省信義審計師事務所〈93)信義內驗字第024號驗資文件應予認定。亨通期貨公司經中國證監會批准,程序合法。亨通期貨公司經營正常,又進行了年檢,具有法人資格,應獨立承擔民事責任。荥陽縣工商行政管理局,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均認定,亨通期貨公司的開辦單位文旅公司系周華孚僞造證件開辦的個人公司,這個認定是正確的。周華孚僞造101號文件及文旅公司系周華孚個人開辦的公司這一事實已爲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997)鄭刑初字第216號刑事判決書所確認。由于周華孚的行爲系個人行爲,所以法人單位保險公司不應承擔責任。銀鷹公司以借貸掩蓋經營期貨的非法目的,對其利息不應支持。

(四)最高法院二審查明的事實

二審查明:1995年1月9日至1996年6月24日,銀鷹公司與亨通期貨公司及其所屬的第二營業部簽訂11份借款合同,約定,銀鷹公司借款兩筆共計1000 萬元給亨通期貨公司,借款9筆共計980萬元給亨通期貨公司第二營業部。借款期限最長不超過三個月,月利率爲23 ‰。亨通期貨公司用該款項經營期貨業務,銀鷹公司不承擔經營風險。合同簽訂後,銀鷹公司按約付給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人民幣1980萬元。因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到期未償還借款本息,1997年12月巧日,銀鷹公司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亨通期貨公司、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償還借款本息。

另查明,亨通期貨公司由文旅公司申辦,1993年4月10日在河南省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登記,注冊資金爲人民幣1000萬元。1994年11月1 1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批複同意其到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登記。1995年6月 16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登記,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交通銀行鄭州分行桐柏路分理處的進賬單、轉賬支票載明,1994年7月30日,文旅公司向亨通期貨公司彙款人民幣1萬元。(93)信義內驗審字的024號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中所稱的亨通期貨公司注冊資金10m萬元,其依據的是經在上述1994年7 月30日桐柏路分理處的進賬單上添加“千”字變造而成的進賬單複印件。

1992年5月2日,原保險公司總經理周華孚向河南省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一份由其簽字並加蓋保險公司公章的企業法人開業登記申請書,申請開辦文旅公司。1993年4月1日,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爲其頒發了營業執照。注冊資金爲人民幣3000萬元,但注冊資金未到位。

又查明,保險公司豫保字(1992)第101號文下,有兩份文件,一份內容爲 “關于召開市地公司辦公室主任座談會通知”,另一份爲“關于成立鄭州文化旅遊實業有限公司的通知”。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主張,“關于成立鄭州文化旅遊實業有限公司的通知”系周華孚僞造的。

又查明,周華孚因犯有貪汙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亨通期貨公司法定代表人盧雪平下落不明,亨通期貨公司已歇業。

另外,保險公司已分立爲河南財保公司和河南人保公司。

(五)最高法院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銀鷹公司與亨通期貨公司及其第二營業部簽訂的借款合同,屬企業之間相互借貸,違反了國家有關金融法規,應認定爲無效。原審判決對合同效力的認定正確,應予維持。

亨通期貨公司于1993年4月10日注冊登記開業,其開業後,在信用社的存款以及向鄭州商品交易所繳納的保證金並不必然就是開辦單位文旅公司的投資,所以,鄭州市五裏堡城市信用社、鄭州市鲲鵬城市信用社出具的存款證明以及鄭州商品交易所出具的收款證明的,不足以證明文旅公司的注冊資金到位;而文旅公司于1994年7月30日向亨通期貨公司出具的轉賬支票表明,文旅公司向亨通期貨公司投資僅爲人民幣1萬元,交通銀行鄭州分行桐柏路分理處的進賬單也證明爲1萬元。文旅公司向亨通期貨公司注人資金1000萬元的事實並不存在,原審法院已經調查屬實。且一審開庭審理時,雙方當事人均予以認可。文旅公司開辦時,保險公司未投人資金,已爲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997)鄭刑初字第216號刑事判決所確認。因此,足以認定文旅公司並未向亨通期貨公司注人開辦資金。

雖然河南省信義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資金審驗證明書及河南省豫興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審字(93)122號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均證明亨通期貨公司開辦時,其注冊資金已由文旅公司注人到位,但因(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證明系依據鄭州市五裏堡城市信用社、鄭州市鲲鵬城市信用社出具的存款證明及鄭州商品交易所出具的收款證明作出的,驗審字(93)122號證明書建立在(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證明書的基礎之上,兩份證明書均與事實不符,都不具有證明力,本院不予采信。

亨通期貨公司已成爲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正式會員單位,並進行了審計、年檢。是否爲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正式會員,是否通過審計、年檢,並不能作爲衡量其是否 資格的標准。企業的經營資金可以有多種來源,也不能以亨通期貨公司開業之後,向鄭州商品交易所繳納了保證金,在信用社擁有存款就認定其設立時開辦單位足額注人了注冊資金,進而認定其具有法人資格。同時,因亨通期貨公司是以虛假證明騙取得國家工商行政機關的登記注冊,所以,不能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爲其頒發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而認定其具有法人資格。

周華孚系原保險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其職務和權限足以代表保險公司對外實施法律行爲。其于1992年5月2日向河南省荥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申請書,申請開辦文旅公司。申請書、企業法定代表人身份證明、資金信用證明以及企業法人申請開業登記注冊書上,周華孚均在負責人欄內簽署了姓名,並加蓋了保險公司的公章,該行爲是以保險公司的名義實施的,設立文旅公司的行爲是以保險公司的名義進行的,該行爲應認定爲法人的行爲。周華孚受到刑事制裁,但不能免除法人應承擔的民事責任。保險公司應對開辦文旅公司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因保險公司已分立爲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所以,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應共同對亨通期貨公司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法律責任。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部分不清,判決免除保險公司的民事責任不當,應予糾正。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53條第1款第(2)、(3)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維持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1998)豫經初字第13號經濟判決書主文第一項。二、撤銷上述經濟判決第二項。三、亨通期貨公司于本判決送達之次日起十日內返還銀鷹公司借款本金1980萬元之利息。四、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對亨通期貨公司的上述債務共同承擔連帶責任。一審案件受理費109010元,由銀鷹公司承擔19010元,由亨通期貨公司承擔900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09010元,由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共同承擔。

(六)爭議評析

1.關于開辦單位民事責任的承擔問題

企業開辦企業,有沒有實際投人資金,或者投人的資金是否達到《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施行細則》的有關規定,是開辦單位是否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一個界定標准。開辦單位實際足額投人資金,則不存在追究開辦單位民事責任的問題。開辦單位沒有實際投人資金,或者雖然投人資金,但數額達不到《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施行細則》,那麽,則存在開辦單位民事責任的承擔問題。最高法院1994年3月30日頒布的法複(1994)4號《關于企業開辦的其他企業被撤銷或者歇業後民事責任承擔問題的批複》,對開辦單位的民事責任問題,已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即:

(1)開辦單位的無限民事責任

企業開辦的其他企業雖然領取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但實際沒有投人自有資金,或者投人的自有資金達不到《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施行細則》第巧條第〈7)項或者其他有關法規規定的數額,或者不具備企業法人其他條件的,應當認定其不具備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由開辦該企業的企業法人承擔。在這種情況下,對開辦單位應當承擔的民事責任並沒有限制。

(2)開辦單位的有限民事責任

企業開辦的其他企業已經領取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其實際投人的自有資金雖與注冊資金不符,但達到了《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巧條第(7)項或者其他有關法規規定的數額,並且具備了企業法人其他條件的,應當認定其具備法人資格,以其財産獨立承擔民事責任。但如果該企業的財産不足以清償債務的,開辦企業應當在該企業實際投人的自有資金與注冊資金差額範圍內承擔民事責任。

亨通期貨公司與中保財保公司、中保人保公司案,原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是否應當承擔民事責任,關鍵要看該公司注冊資金是否到位。

2.保險公司注冊資金是否到位的問題

交通銀行鄭州分行桐柏路分理處的進賬單、轉賬支票載明,1994年7月30 日,文旅公司向亨通期貨公司彙款人民幣1萬元。(93)信義內驗審字的024號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中所稱的亨通期貨公司注冊資金1000萬元,其依據的是經在上述1994年7月30日桐柏路分理處的進賬單上添加“千”字變造而成的進賬單複印件。

雖然河南省信義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資金審驗證明書及河南省豫興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審字(93)122號企業注冊資金審驗證明書,均證明亨通期貨公司開辦時,其注冊資金已由文旅公司注人到位,但因(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證明系依據鄭州市五裏堡城市信用社、鄭州市鲲鵬城市信用社出具的存款證明及鄭州商品交易所出具的收款證明作出的,驗審字(93)122號證明書建立在〈93)信義內驗審字第024號證明書的基礎之上,兩份證明書均與事實不符,都不具有證明力,都不應予采信。

3.亨通期貨公司的法人資格問題

亨通期貨公司已成爲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正式會員單位,並進行了審計、年檢。但是否爲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正式會員,是否通過審計、年檢,並不能作爲衡量其是否具有法人資格的標准。

企業的經營資金可以有多種來源,也不能以亨通期貨公司開業之後,向鄭州商品交易所繳納了保證金,在信用社擁有存款就認定其設立時開辦單位足額注人了注冊資金,進而認定其 資格。

因亨通期貨公司是以虛假證明騙取得國家工商行政機關的登記注冊,所以,也不能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爲其頒發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而認定其具有法人資格。

4.周華孚行爲的性質問題

周華孚系原保險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其利用職權到荥陽市工商局注冊登記了鄭州市文化旅遊實業公司,其行爲究竟是個人行爲,還是法人行爲?這個問題是本案需要研究的一個重要問題。

周華孚是保險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但是,其作爲自然人,就有其自然人的屬性。這就涉及到對其行爲如何認定的問題。法定代表人也是自然人,既然是自然人,其從事的行爲,就必然既有其個人的屬性,又有其法人的屬性。對其行爲如何界定,是決定行爲後果應由個人承擔還是由法人承擔的分界線。界定的一個標准,就是自然人的行爲屬性是否與職務有關。當自然人的行爲與職務無關時,就是個人行爲,對個人行爲,法人不承擔責任;如果其行爲與職務相關聯時,就應當認定爲法人行爲,法人就應當承擔責任。

本案中,周華孚在荥陽市工商局申請注冊文旅公司時,企業法人注冊申請書、企業法人登記注冊表上,周華孚都是以保險公司負責人的名義、身份實施的,都加蓋了保險公司公章,荥陽市工商局爲其注冊登記公司,也必然是出于對周華孚這個保險公司總經理的信賴,以及對保險公司這個單位的信賴。因此,周華孚的行爲,很難說是純粹的個人行爲了。

周華孚利用職權以保險公司的名義,申辦文旅公司,給國家財産造成損失,應予制裁;對其予以制裁,是爲了保護民事法律關系,而不能消滅民事法律關系,更不能因爲對其制裁,而免除法人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在研究本案的定性問題上,也有一種意見認爲,周華孚的行爲屬個人的犯罪行爲,保險公司不應承擔民事責任。其主要理由是,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認定周華孚的個人犯罪行爲,其犯罪行爲直接後果,就是其僞造文件開辦文旅公司。沒有任何事實證明除周華孚之外,保險公司還參與了該公司的申辦。在此情況下,保險公司除了任命周華孚做總經理之外,別無過錯。況且,文旅公司也未直接參與本案的借款合同,它僅是亨通期貨公司的開辦單位,保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華孚的犯罪行爲,並未對本案的借款問題産生任何作用,也沒有因周華孚出具的假文件開辦公司,使銀鷹公司在借款中産生錯誤認識,使保險公司公司要承擔表見代理的責任。總之,保險公司的總經理的犯罪行爲,與本案的借款合同無直接關系,與銀鷹公司的損失也無因果關系。

爲了准確地對該問題進行定性,最高法院征求了中國政法大學江平教授、中國人民大學王利明教授、中國社科院法學所梁慧星研究員、清華大學法學院崔建遠教授以及原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經濟庭庭長黃赤東的意見。上述五位專家一致認爲:成立文旅公司時,周華孚是保險公司的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其職務和權限足以代表公司對外經營、實施民事行爲。周華孚在申請書上簽字並加蓋保險公司的公章,該行爲是以法定代表人的名義實施的,因此,設立公司的行爲是以保險公司的名義進行的。成立行爲已經過登記機構審查核准,頒發營業執照,公司已經成立。第三人已經對公司的法律人格、資信狀況、股東情況産生信賴,不宜輕易撤銷,否則,不利于交易的安全。文旅公司成立已經三年,即使是周華孚的越權行爲,而保險公司在明知的情況下,長期不主張權利,實際默認了公司的存在,不能出了問題則予以否認。周華孚雖然受到刑事制裁,並被認爲是個人犯罪,但不能以此免除保險公司的民事責任。刑事制裁是爲了保護民事關系,而不能消滅民事關系。民事關系存在與否,按民法規範判斷,民事糾紛還需要以民法方式解決。

同時,合議庭研究認爲,對周華孚行爲的定性,應當比照1998年4月9日通過的法釋(1998)7號《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幹問題的規定》第3條規關于“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以該單位的名義對外簽訂經濟合同,將取得的財物部分或者全部占爲己有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爲人的刑事責任外,該單位對行爲人因簽訂、履行經濟合同造成的後果,依法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定進行處理。如果認定周華孚的行爲系個人行爲,單位不承擔民事責任,與上述司法解釋規定的原則不符。

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同意登記注冊文旅公司,依據的是保險公司出具的申請書及加蓋保險公司公章的企業法人申請開業登記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證明以及資信證明,而“關于成立鄭州文化旅遊實業有限公司的通知”並不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同意文旅公司注冊的必要文件。該文件是否屬周華孚僞造,與注冊文旅公司無關。河南財保公司,河南人保公司有關“關于成立鄭州文化旅遊實業有限公司的通知”系周華孚僞造,保險公司不應承擔民事責任的抗辯主張不能成立。

5.關于刑事判決書與民事判決書如何協調的問題

合議庭經研究認爲,刑事犯罪與單位承擔民事責人只是看問題的角度不同。

民事責任是相對于合同的相對人來講的;而刑事責任則是相對于公司內部來講的。由于周華孚是保險公司總經理,並加蓋了單位公章,保險公司就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由于周華孚是以單位的名義實施了該行爲,給保險公司造成損失,所以應承擔刑事責任。兩者並不矛盾。

6.關于注冊資金到位與強調周華孚的行爲系個人行爲的沖突問題

免除保險公司承擔民事責任的條件,一是注冊資金到位,二是周華孚的行爲不 屬性,其責任完全由周華孚個人承擔。

如上所述,企業開辦企業,實際沒有投人資金,或者投人的自有資金達不到《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施行細則》之有關規定、不具備法人資格的,開辦該企業的企業法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注冊資金到位,就不存在追究開辦單位注冊資金不實的民事責任問題。如果一方面認定文旅公司開辦亨通期貨公司注冊資金屬實,亨通期貨公司具有法人資格,另一方面又強調周華孚的行爲系個人行爲,開辦單位保險公司不應承擔民事責任,則必然導致邏輯上的混亂。

在本案中,如果認定保險公司開辦文旅公司時已投人注冊資金,那麽,就沒有必要研究周華孚的行爲是個人行爲還是法人行爲的問題;反之,如果認定開辦單位沒有注人注冊資金,研究周華孚的行爲的性質才有意義。認定保險公司注冊資金到位,其民事責任由企業獨立承擔就可以了,就不存在研究周華孚的行爲性質問題;研究周華孚的行爲屬性,前提是保險公司注冊資金並未到位。如果一方面認定亨通期貨公司注冊資金到位,另一方面又強調周華孚的行爲系個人行爲,保險公司不承擔民事責任,在邏輯上也是混亂的。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