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企業風險防控專題 >> 公司訴訟風險

盜蓋單位公章從事犯罪活動的民事責任

日期:2017-12-26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31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盜蓋單位公章從事犯罪活動的民事責任

[裁判要旨]刑事案件與民事案件交叉時,原則上應當采取先刑後民的方式處理,但如果刑事案件與民事案件可以分開處理的,亦可分別處理,以提高訴訟效率。對于無效民事行爲中有過錯的當事者,應當在其過錯範圍內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一)案情介紹

1998年3月28日,原審被告原烏魯木齊華僑旅遊僑彙服務公司(以下簡稱僑彙公司)總經理蔣景樹得知上訴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基金管理中心(以下簡稱社保中心)有900萬元資金,即與社保中心財務處陳某某聯系洽談使用此款。因社保中心其他領導和民政廳主管領導堅持此款需存入銀行,蔣景樹便找到被上訴人原中國銀行烏魯木齊市分行天山辦事處(以下簡稱天山辦事處)副主任張朝鈞(1998年3月20日申請辭職,同年3月27日被銀行開除公職),讓其仍以原銀行工作人員的虛假身份到社保中心聯系吸納存款事宜。張朝鈞遂持單位工作證並以天山辦事處所給利率爲9.22%,高出銀行同期利率4個百分點爲條件提出攬儲。社保中心經過考察後,同意將900萬元款項存入天山辦事處。同年4月3日,社保中心按照張朝鈞的要求,扣除8298元利息,將未填寫收款單位、票面金額爲8170200元的轉賬支票交給張朝鈞。張朝鈞按照蔣景樹的要求將該轉賬支票交給另案刑事被告人韓凱。在蔣景樹的安排下,韓凱當即在烏魯木齊市環宇信用社以僑彙公司的名義設立賬戶,將8170200元款項存入該賬戶,並據爲己有。後蔣景樹夥同張朝鈞、韓凱僞造中國銀行900萬元進賬單、定期存款證實書各一張,由張朝鈞交給社保中心。經查,對于進賬單上的“票據交換” 印章以及定期存款證實書上加蓋的中國銀行烏魯木齊市分行黑龍江路分理處公章的真僞問題,原審法院曾委托該院技米室進行鑒定,結論是:“票據交換”印文與天山辦事處提供的“票據交換”印文不是同一印章所蓋;定期存款證實書上所蓋“中國銀行烏魯木齊市分行黑龍江路分理處業務專用章”印文與中國銀行烏魯木齊市分行黑龍江路分理處業務專用章部分特征相符。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檢察院也曾委托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進行鑒定,鑒定結論爲:加蓋在定期存款證實書上的“中國銀行烏魯木齊市分行黑龍江路分理處業務專用章”,中維文印文與樣本上相同內容的印文傾向是同一印章所蓋。

案發後,張朝韻供述,存款證實書上的公章是其在天山辦事處下屬的黑龍江路分理處加蓋的,是真實的,但加蓋在存款證實書上的另兩枚私章(指出納李明、複核王紅)是韓凱私刻的。經查,黑龍江路分理處並沒有李明、王紅這兩個人。原審法院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據此認定蔣景樹、張朝鈞、韓凱的行爲構成金融憑證詐騙罪,並判處蔣景樹無期徒刑、張朝鈞有期徒刑巧年、韓凱有期徒刑6 年;從韓凱處追繳的贓款70萬元,海南馬自達轎車一輛,發還社保中心。

社保中心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中國銀行新疆分行(以下簡稱新疆中行)給付存款900萬元及利息。原審法院遂追加僑彙公司爲第三人,判令僑彙公司向社保中心償付8170200元及利息,並同時駁回社保中心對新疆中行的訴訟請求。當事人未提起上訴,該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社保中心向原審法院申請再審,原審法院遂裁定撤銷原判,依審判監督程序對本案進行再審。原審法院再審後作出判決:撤銷原審判決,駁回社保中心的起訴;本案移送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社保中心不服上述再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以再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且程序違法爲由,裁定撤銷原判,將本案發回重審。

(二)重審及二審裁決

原審法院作出(2002)新民二初字第48號重審判決:維持該院(1999)新經初字第10號民事判決。一、僑彙公司向社保中心返還8170200元及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利息); 、駁回社保中心對新疆中行的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56576元,鑒定費300元,公告費650元,證據保全費100 元,財産保全費30040元,共計87666元,由僑彙公司承擔。

社保中心不服上述原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維持原審判決主文第一項,即僑彙公司向社保中心返還人民幣8170200元及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利息);撤銷原審判決主文第二項;

新疆中行對上述判決第一項,即在僑彙公司不能償還本息時在50%的範圍內向社保中心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一審案件受理費、鑒定費、公告費、證據保全費、財産保全費,共計87666元,按照一審判決執行。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56576元,由社保中心承擔28288元,新疆中行承擔28288元。

(三)爭議評析

首先,關于程序問題。

社保中心第一次提起訴訟時,原審法院作出判決,當事人均沒有上訴,原審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社保中心申請再審,原審法院依審判監督程序再審後,判決駁回社保中心對新疆中行的起訴,並將本案移送公安機關。這裏存在兩個錯誤:一是判決駁回社保中心的起訴,屬于常識性錯誤。民事判決系針對實體權利而言,民事裁定系針對程序權利而言。即使要駁回社保中心的起訴,也只能用裁定的形式,而不是判決的形式。實際上,本案不應當從程序上駁回社保中心對新疆中行的起訴,而應當從實體上進行審理。故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撤銷原判,將本案發回重審。二是將本案移送公安機關的問題。在審理民事糾紛過程中發現有刑事犯罪嫌疑的,的確應當將刑事犯罪嫌疑的線索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值得研究的是,需要移送什麽?如何移送?我們認爲,移送刑事犯罪嫌疑的線索並不等于要將民事糾紛一概予以移送。從程序上看,當民事糾紛與刑事犯罪交叉時,般應當堅持糾紛與犯罪分開審理的原則。如果民事糾紛的有關事實不清楚,需要等待刑事案件的處理結果時,則應當適用“先刑後民”,待刑事問題處理後再審理民事糾紛。《民事訴訟法》第136條規定:“本案必須以另一案的審理結果爲依據,而另一案尚未審結的”,本案應當中止訴訟。也就是說,“先刑後民”也不是絕對的。何時要“先刑後民”,何時可不“先刑後民”,一定要根據個案情況,不應“一刀切”

其次,關于本案民事糾紛與刑事犯罪交叉的實體處理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將本案發回重審時,原審法院尚未作出刑事判決。重審期間,原審法院查清了本案的有關事實並已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根據該判決所認定的基本事實,犯罪嫌疑人蔣景樹夥同張朝鈞、韓凱采取僞造進賬單和定期存款證實書的辦法,騙取社保中心的款項,其行爲構成金融憑證詐騙罪。原審法院在判處上述犯罪嫌疑人無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的同時,還判決將追繳的贓款70萬元以及一輛海南馬自達轎車發還給社保中心。處理本案民事糾紛應當考慮刑事判決中所認定的基本事實。原審判決認定社保中心與新疆中行之間不存在真實的存款關系並無不當。但是,社保中心與新疆中行之間不存在真實的存款關系,只能說明雙方之間不存在合同關系,以及新疆中行不存在應當承擔合同責任的問題,憑此並不能必然得出新疆中行對本案不應當承擔任何民事責任的結論。

最後,關于新疆中行應承擔過錯責任問題。

基于蔣景樹、張朝均、韓凱的犯罪行爲,僑彙公司占有本案81702m元款項,沒有合法依據,其應當將該款項返還給社保中心。原審判決僑彙公司向社保中心返還8170200元及利息並無不當,且僑彙公司亦未提起上訴,故對該判項應予維持。至于新疆中行是否應當對本案承擔民事責任,涉及新疆中行對于本案犯罪嫌疑人的詐騙得逞是否存在過錯問題。有過錯就應當承擔民事責任,這是民法中過錯責任原則的基本內涵。從本案基本事實看,在本案行爲發生以前,張朝鈞雖于 1998年3月27日被烏市中行予以開除,但新疆中行並未收繳張朝鈞的工作證,以致于張朝鈞仍以烏市中行天山辦事處副主任的身份並持該行工作證到社保中心攬儲;特別是張朝鈞交給社保中心一張加蓋有烏市中行黑龍江路分理處業務專用章的定期存款證實書,對于該證實書上加蓋的公章的真僞問題,原審法院委托該院技術室所作的鑒定結論以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委托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所作的鑒定結論是基本吻合的,上述兩次鑒定結論與張朝鈞的供述也基本一致,故應當認定定期存款證實書上加蓋的烏市中行黑龍江路分理處業務專用章是真實的。既然張朝鈞在被烏市中行開除公職以後還能夠使用加蓋單位公章的定期存款證實書,這說明烏市中行在管理上存在過錯,而且這種過錯是導致本案犯罪嫌疑人詐騙得逞的重要原因。故新疆中行應對其過錯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社保中心未到銀行櫃台辦理存款手續,其輕信犯罪嫌疑人的所爲,也說明其有過錯,應當自行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判決之所以判令新疆中行對僑彙公司不能償還本息時在 50%的範圍內承擔賠償責任,主要考慮了兩個因素:一是當事人的過錯程度,即新疆中行和社保中心均有過錯;二是本案所涉款項是新疆農牧民的養老保險基金,處理本案既要考慮法律效果,也要考慮社會效果,並努力堅持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