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企業風險防控專題 >> 設立解散風險

法律沖突下公司清算義務人的確定規則

日期:2018-04-25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77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法律沖突下公司清算義務人的確定規則

——《民法總則》與《公司法》的適用選擇

作者:余文唐

公司清算義務人是指基于其與公司之間存在的特定法律關系而在公司解散時對公司負有依法組織清算義務,並在公司未及時清算給相關權利人造成損害時依法承擔相應責任的民事主體。【1】《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與《公司法》第183條及《公司法解釋二》第18規定的清算義務人範圍不一致,引發民法專家們對如何適用法律確定公司清算義務人的極大爭議。更爲要命的是,分歧的觀點源自頂尖級的權威專家乃至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領導主編的釋義書。這就給在《民法總則》施行後,實踐中如何確定公司清算義務人帶來莫大的困惑。因此亟待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此作出立法解釋,或由最高法院進行司法解釋。然而不論是立法解釋還是司法解釋,都必須遵循法律解釋學或法律適用學的基本規則而進行,甚至還需進行一番實踐調查和理論研究。由于分歧觀點源自權威專家,若要達成統一意見恐怕也得需要一定的時日。鑒此,在這方面的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出台之前,很有必要對該問題來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爲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提供厚實的理論素材。筆者不揣冒昧,針對法學名家的分歧觀點,鬥膽提出並論證自己在這方面的認識或看法。撰寫本文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爲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的素材積累添磚加瓦。文中若有不當或冒犯之處,還請諸專家海涵爲盼。

一、存在法律沖突

《公司法》第183條規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公司法解釋二》第18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導致公司財産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債權人主張其在造成損失範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産、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上述情形系實際控制人原因造成,債權人主張實際控制人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簡言之,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爲公司清算義務人。而《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規定:“法人的董事、理事等執行機構或者決策機構的成員爲清算義務人。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顯然,《公司法》第183條與《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規定的清算義務人範圍存在法律沖突。

二、理論上的分歧

面對上述法律沖突,應該根據那一規定來確定公司清算義務人,權威觀點存在重大的爭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李適時、副主任張榮順擔任正副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釋義》一書認爲,按照“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原則,應當適用《公司法》第183條的規定。【2】而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黨委書記、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陳甦主編的《民法總則評注》一書的觀點則是:按照“新法優于舊法”的原則,應當適用《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的規定。【3】梁慧星教授持後一觀點,理由爲:雖然《民法總則》與《公司法》構成一般法與特別法的關系,但是《民法總則》把公司法的規定做了大量的變更,把公司法的規定直接拉入本法上升爲本法的規定。【4】最高法院原高級法官王勝全也稱:“梁慧星教授在深圳的演講中,認爲民法總則關于公司制度的規定,有許多地方不同于公司法,應當采用新法優于舊法的態度。如此,則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應由股東調整爲董事。我比較贊同梁慧星教授的意見。”【5】另有論者還專門針對該問題撰文稱:“《民法總則》第七十條第二款的立法目的就是規定法人清算活動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和一般性規則,改變了《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的不合理規定。”該論者據此而認爲應當適用《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的規定確定公司清算義務人。【6】

三、舊特法的效力

相對于《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公司法》第183條是舊的特別規定,而《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則是新的一般規定。對于新普舊特法律沖突應當如何適用法律,首先要確定舊的特別規定的效力。對此,最高法院印發的《審理行政案件座談會紀要》(法[2004]96號)指出:“新的一般規定允許舊的特別規定繼續適用的,適用舊的特別規定;新的一般規定廢止舊的特別規定的,適用新的一般規定。”也就是說,《公司法》第183條在《民法總則》施行後是否仍然具有繼續適用的效力,應視《民法總則》的指示而定。在這方面,《民法總則》不僅在其第11條規定“其他法律對民事關系另有特別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而且其第70條第2款也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這應該是對包括《公司法》第183條在內的舊特別規定繼續適用的明確指示。當然,這種新法指示也包括梁慧星教授所指的“考慮到法人類型不同,非營利法人和特別法人如何清算,應由法律、行政法規另行規定。”【7】不應以前者否定後者,或者以後者否定前者。至于前述那種以“《民法總則》把公司法的規定做了大量的變更”、“《民法總則》第七十條第二款的立法目的”爲由而否定《公司法》第183條繼續適用效力的觀點,至少說是缺乏《民法總則》文本含義或法教義學解釋依據的。【8】

四、法律適用規則

基于上述分析,本文認爲公司清算義務人的範圍在《民法總則》施行後,仍然應當根據《公司法》第183條而不是《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來確定。從法律沖突的適用規則而言,《公司法》第183條與《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之間的法律沖突,既不能適用新法優于舊法規則,也不是直接適用特別法優于普通法規則,而且無需逐級送請裁決。這是因爲:首先,新法優于舊法規則只能適用于事實構成完全相同的新舊法律規範之間,也即新特別規範與舊特別規範或新一般規定與舊一般規定之間。【9】而新的一般規定與舊的普通規定的事實構成不完全相同,即只是調整事項相同而適用條件有所差異。其次,特別法優于普通法規則直接適用的場景,在我國應當限于新的特別規定與舊的一般規定的法律沖突之間。而按照《審理行政案件座談會紀要》的要求,新普舊特法律沖突適用舊的特別規定,必須是新的一般規定允許其繼續適用。其三,根據《立法法》第94條規定,【10】新普舊特法律沖突送請裁決的前提是“不能確定如何適用”,即適用于新的一般規定既沒有明示允許舊的特別規定繼續適用、也沒有明示廢止舊的特別規定的場合。而《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所包含的特別法優先條款,已經作出允許舊特別法的《公司法》第183條繼續適用之新法指示,不存在“不能確定如何適用”的問題。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