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打官司 >> 律師說法 >> 律師評案

他人冒用印鑒卡取走存款銀行應否擔責

日期:2019-05-15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3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他人冒用印鑒卡取走存款銀行應否擔責?

【案情】
1993年6月初,張某在當地一家銀行行長榮某的勸說下,交給榮某現金10萬元並委托榮某幫自己存款。當年,6月22日,該銀行爲張某開設賬號爲X的活期賬戶。6月23日該銀行收到現金10萬元,以現金交款單的方式存入張某的賬號X的活期賬戶人民幣10萬元整,並發給活期儲蓄存款存折。該活期賬戶爲對公賬戶,系企業單位(包括個體工商戶)存款。1994年1月1日,該銀行收到蓋有“張某”印鑒的印鑒卡,但印鑒卡上只是預留了“張某”的印章,並沒有任何人的簽字。1994年12月31日,銀行收到一張以張某的賬號爲X活期賬戶簽發的支票要求兌付,金額爲104898.22元,經該銀行工作人員核對簽鑒與預留印鑒一致且金額與張某活期賬戶上金額完全相同,遂予以兌付並在兌付後對張某的賬號爲X的活期賬戶注銷,但未將留存于張某處的活期儲蓄存款存折收回。2012年下半年,張某發現存折並去該銀行處取款,該銀行告知其賬戶上的錢早在1994年12月31日就已兌付出去,且該活期儲蓄存款存折賬戶已銷戶。
【分歧】
本案中,對于該銀行應否支付張某存款本金10萬元及利息,存在兩張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爲,X的活期賬戶開通了現金支票結算業務,根據票據無因性的原則,銀行只要核對支票及存款人預留的信息真僞即盡到了審查義務。由于1994年12月31日兌付支票經該銀行核對印鑒與預留印鑒一致且金額與張某活期賬戶上金額完全相同,該銀行無理由拒絕兌付,遂予以兌付並在兌付後對張某的帳號爲X的活期賬戶銷戶,故其已完成該份儲蓄合同的清償義務,無需再向張某支付款項。
第二種意見認爲,印鑒卡作爲支票取款的重要依據,該銀行應履行嚴格的審核義務,該銀行提供的印鑒卡上沒有張某本人的簽字,該份印鑒卡存在明顯的形式上的瑕疵,該銀行在沒有證據證明其已向張某履行了提醒的義務,亦無法證明印鑒卡上的印鑒是否爲張某本人預留的情況下,于1994年12月31日兌付的10萬元現金,並不能證明爲張某所提取。張某持存折向該銀行要求支付10萬元本金之行爲合法有據,應予以支持。
【分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根據該銀行提供的關于開戶的規定“需開戶的個體經濟戶,應填寫《存款帳戶開戶申請書》”持營業執照(或承包協議,有關證明)、居民身份證,送開戶銀行審查批准後,才能開立賬戶。本案由于張某的10萬元現金系交給時任該銀行的行長榮某,委托其幫自己存款,並未向該銀行交納上述相關材料,該銀行亦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已告知張某其持有的是對公賬戶,不能證明張某已知曉自己所持有的265000136活期賬戶屬于對公賬戶,系企業單位(包括個體工商戶)存款。
其次,該銀行提供的關于結算的規定:“開方存款戶的個體經濟戶,可使用支票、彙兌(信彙、電彙)、本票、彙票辦理結算”。由此可知,使用支票等結算方式應當不是唯一的結算方式。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5條第2款規定,對合同是否履行發生爭議的,由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存款人以真實存折向儲蓄機構主張權利的,儲蓄機構應當承擔兌付責任。儲蓄機構以存款已正確兌付或者因存款人的過錯而被冒領爲抗辯事由,應當負舉證責任,如果舉證不能,仍應承擔兌付責任。本案中印鑒卡作爲支票取款的重要依據,該銀行應履行嚴格的審核義務。該銀行提供的印鑒卡上沒有張某本人的簽字,該份印鑒卡存在明顯的形式上的瑕疵,該銀行在沒有證據證明其已向張某履行提醒的義務,亦無法證明印鑒卡上的印鑒是否爲張某本人預留的情況下,于1994年12月31日兌付的10萬元現金,並不能證明爲張某所提取。本案中當事雙方之間的儲蓄存款合同關系合法成立,依法應予保護。張某持存折向該銀行要求支付10萬元本金之行爲合法有據,該銀行應當依約支付張某本金10萬元。
本案涉及到兩個問題:
一、張某所持的存折是否可作兌付憑證之用。本案系存款合同(儲蓄合同)糾紛的一例較典型案例。儲蓄存款合同是指存款人將其貨幣存入儲蓄機構,儲蓄機構在存款人取出存款時按約定或者規定支付存款本金或利息的協議。合同雙方的主要權利義務爲:儲戶的取款自由權和儲蓄機構支付本金及利息義務。儲戶與儲蓄機構建立合同關系後,儲戶是有權要求儲蓄機構支付存款,儲蓄機構必須履行保證支付的義務,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或限制儲戶的取款要求,並且應以適當方式保障儲戶取款自由的權利。但因于儲蓄機構在于儲戶的業務辦理過程中處于強勢地位,儲蓄機構經常以內部規章制度爲由限制儲蓄的此項權利。本案中,銀行主張張某持有的存折開立的是對公賬戶,只能作爲對賬之用,主要是依據其銀行總行1988年10月10日頒布的《關于增設“個體存款”會計科目的通知》關于開戶的規定“2、需開戶的個體經濟戶,應填寫《存款帳戶開戶申請書》”持營業執照(或承包協議,有關證明)、居民身份證,送開戶銀行審查批准後,才能開立賬戶。但本案查實的事實是,張某的10萬元現金系交給時任該銀行的行長榮某,委托其幫自己存款。筆者認爲,其一,張某並未向案涉銀行交納上述開立對公賬戶的相關材料,銀行亦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已告知張某其持有的是對公賬戶,不能證明張某已知曉自己所持有的265000136活期賬戶屬于對公賬戶,系企業單位(包括個體工商戶)存款。其二,開立對公賬戶的儲戶所持有存折,只能作爲對賬之用,而不能成爲取款的憑證嗎?《儲蓄條例》第三條第1項規定:本條例所稱儲蓄是指個人將屬于其所有的人民幣或者外幣存入儲蓄機構,儲蓄機構開具存折或者存單作爲憑證,個人憑存折或者存單可以支取存款本金和利息,儲蓄機構依照規定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活動。這條規定所明確的是,存折或存單是個人向儲蓄機構要求支取存款本金及利息的有效憑證,並無其他例外。是否存在著本案所涉及的“個體存款”賬戶即對公賬戶的例外?目前,並未有發現有法律及其他規範性文件對此有例外之規定。因此案涉銀行關于張某的帳號爲X的存折只能做對帳之用的說法,並無事實及法律的依據 。筆者認爲,案涉銀行作爲儲蓄機構對儲戶的取款自由,負有保障支付的義務。本案中張某持真實存折到銀行取款,銀行負有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支付的義務。
二、案涉銀行以收到一張與張某預留印鑒一致的兌付支票並予以支付,是否能就此主張自己已完成該筆存款的清償義務。筆者認爲,這裏涉及的關鍵問題是,儲蓄機構對儲戶信息應當承擔怎樣的審查義務,審查程度如何。筆者認爲應把握兩點原則:1、儲蓄機構對相關法規中關于取款時應該提供材料的形式及數量,負有審查的義務。如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執行<儲蓄管理條例〉的若幹規定》第三十四條規定:“儲戶支取未到期的定期儲蓄存款,必須持存單和本人居民身份證明居民身份證、戶口簿、軍人證,外籍儲戶憑護照、居住證辦理。代他人支取未到期定期存款的,代支取人還必須出具其居民身份證明。辦理提前支取手續,出具其它身份證明無效,特殊情況的處理,可由儲蓄機構業務主管部門自定”。因此,如果儲戶在取款時完整地提供了上述材料,應當認定儲蓄機構初步完成了審查義務。2、對相關材料的鑒別應當承擔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這裏的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筆者認爲應與無因管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基本一致。簡單地說,即“以一個抽象的精明、勤謹的人的行爲作爲標准”。如在《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儲蓄存單、存折密碼更換手續有關問題的批複,(銀複〔1999〕44號)中提到,“儲蓄機構不負有鑒別身份證明真僞的責任”。因身份證的鑒別需要較高的專業技能和水平,儲蓄機構不是身份證的發證機關,也不是具有專業鑒定職能的鑒定部門,不具備判斷身份證真僞的能力,我們不需要其實質性地對身份證的真僞進行鑒別,但如果該身份證在形式上有較明顯的瑕疵,如制作特別地粗糙,取款人與身份證上的相片爲有較大的差異,儲蓄機構卻未進一步進行辨別,應認定其未盡到注意的義務。儲蓄機構則不能以其不負有鑒別真僞的責任而主張免責。本案中,案涉銀行稱,1994年1月1日,銀行收到蓋有“張某”印鑒的印鑒卡。但印鑒卡上只是預留了“張某”的印章,並沒有任何人的簽字。1994年12月31日案涉銀行收到一張以張某的賬號爲X活期賬戶簽發的支票要求兌付,金額爲104898.22元,經案涉銀行工作人員核對簽鑒與預留印鑒一致且金額與張某活期賬戶上金額完全相同,遂予以兌付並在兌付後對張某的賬號爲X活期賬戶注銷。案涉銀行以印鑒卡作爲支票取款的重要依據,所有的支付行爲都建立在預留印鑒卡的基礎之上。那麽,對這張印鑒卡,案涉銀行應負怎麽樣的審核義務?案涉銀行提供的印鑒卡上沒有張某本人或代辦人的簽字,該份印鑒卡存在明顯的形式上的瑕疵,筆者認爲,銀行此時應當履行其審查的義務,該審查義務的基本程度應爲一個精明、勤謹的人的行爲標准。即如果是張某本人提供,應提醒其簽名確認。如有其他代辦人,應當請代辦人證明其行爲確系張某本人意願。筆者認爲這種審查義務,不論稱之爲嚴格審查義務抑或是形式審查義務,對儲蓄機構而言,都並不過份。但在本案中案涉銀行在沒有證據證明其已向張某履行提醒的義務,亦無法證明印鑒卡上的印鑒是否爲張某本人預留的情況下,就該筆存款予以兌付,並不能證明存款是系張某支取,其主張該筆存款的清償義務已完成,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