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律師注冊 | 律師登錄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打官司 >> 庭審技巧

訴訟證據制度問題研究

日期:2019-05-18 來源:網 作者:網 閱讀:2次 [字體:大 中 小] 背景色:        

訴訟證據制度問題研究

——構建法官自由心證之制度

來源:重慶法院 | 作者:陳月 楊寶黎

論文提要:

現行司法審判實踐中對于同一類案件會出現截然不同判決的事兒也常常出現。爲什麽呢?其實審判實踐的難點往往不是法律如何適用,如何適用法律、法規已經在司法體系中基于高素質、高水平的專業性要求下變得不是難點,而是基于同一份案件中證據認定的分歧,從而確定案件事實,作出依法判決。事實的認定往往關系到一個人的生活的閱曆、心智的成熟,基于這些社會行爲作出判斷事實的一種能力,這種能力不是通過短時間努力而可以提升的,只有在平時的生活、學習的過程中慢慢積累起來的。例如采用陪審團制度的國家,基于法律事實的認定,應當由社會大衆通過閱曆來作出內心確認,他們將事實認定的權利交給了社會。但是能完成這樣的社會機制,需要建議合理的篩選機制,建立陪審員判斷能力更趨近于當下人們生活的社會,只有這樣才能建立用自由心證認定事實。

關鍵詞:訴訟證據  證明目的  自由裁量 內心確認

一、現行司法體制適用自由心證的背景

基于法律判決內容完整性、公正性的要求,法律事實一直被認爲是民事證據法學的基本問題。但是我國現行法律並沒有規範法官如何運用社會學知識、日常性問題來更清晰合理、合法的作出事實判斷,而是模糊的給與我們一個法律概念—法官的自由心證。在我國,自由心證是沒有制定相應的規則或者制度的,因此法院在作出判決之前經常會糾結于“客觀事實”與“法律事實”之間,直到新《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出台後對證據進行了詳細的分類,將證據規則納入其中,才終結了各地法院在證據認識上各自爲政的現象。但是自由心證制度上,仍然是一個概念。多數法官引用學者觀點多將自由心證制度界定爲“高度蓋然性”,但是這種理論觀點在司法實踐中卻也少有淵源。當然,隨著法官在審判實踐中不斷積累,不斷完善個人素質,結合社會閱曆,對于一些證據還是可以通過內心確認的。李浩教授深度分析了事實認定在自由心證制度中的“主觀性”和“模糊性”,指出了判斷標准適用與否的判斷有相當的難度。張衛平教授的觀點是“一種爲我們所掌握、適用的,同時又是外在的、客觀統一的、具體的證明尺度……是不在的,抽象的證明標准只存在于人們的理念之中。”抽象的證明標准不正體現了法官的內心確認嗎?自由心證的標准的關鍵在于你眼中的“正義尺度”是否就是我眼中的“烏托邦”。本文鑒于2016年8月2日台灣《聯合報》對車載記錄儀記錄下的聲音,將台灣籍男子送上法庭,台灣兩級法院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決的事實 ,結合社會主義法系國家現行民事訴訟證據認定中的法官用社會閱曆認定事實、基于同一事實合理性在自由心證中的適用、事實的認定是否應符合社會效應作出淺顯的研究。內心確認對證明標准的制度設置,對于我國民事訴訟事實認定的的未來制度設計具有重要意義。

二、法官的自由心證的定義。

(一)我國現代意義上的自由心證。

自由心證,即大陸法系和社會主義法系在審判實踐中針對原、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證據的判斷原則,自由心證在證據認定中主要依靠的是法官在控制庭審、了解庭審的情況下的主觀認定,結合自身經驗法則,融合社會常識盡可能的“還原”案件事實,將事實“碎片”予以整合或挑選,最終對事實予以認定的過程。

我國解決民事糾紛案件最主要的機制應當是法院,但是絕大多是矛盾得到化解仍然是在社會,社會化解機制如調解委員會等,已經呈現不同的形態。但是民事糾紛得到化解始終要查明事實真相,根據相關的法律法規,作出合情、合理、且合法的裁判。因此人們願意相信基層調解機構,或者願意相信法院從中調解的基礎是,他們相信法院還原了一個事實糾紛的“真相”,法官或者調解委員會的委員在得到當事人信任的基礎上,按照法律規定,作出司法裁判。才能更好的維護民事生活秩序,維護民事生活穩定。然而得到當事人相信這一環節往往很難很難,因爲從證據本身來講,不管是誰提交的證據,就證據本身而言,它是否真實的反應了一個案件的事實,我們無從知曉,也不敢臆斷,因爲不管何種證據材料都只能是對民事糾紛事實一個側面(指真實合法的證據)甚至是歪曲的反映(典型的如僞證)。“就像一個花瓶打破後的有限碎片,正如你無法找到所有的碎片,從而重新拼起一個完整的花瓶一樣,憑借這些事實的碎片重構的案件事實與客觀事實之間或多或少的差別總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在訴訟爆炸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人在依法治國的理念下選擇了走訴訟途徑,那麽這個裁判者在審理案件時就應該更真實的還原事實真相。司法責任制也較爲明了的確定了法官需要閱曆和專業。因此證據裁判主義就更需要法官或者裁判者的個人觀點及其經驗法則——即法官的自由心證。那麽問題來了,如何限制裁判者的自由心證,並盡可能的還原一個民事糾紛事實的真相呢?自由心證便是當代許多國家在民事訴訟中確立的審查判斷證據的一項基本原則,它“被認爲是發現真實與抑制隨意性這兩種要求在近代訴訟制度中的體現”。

(二)我國古代的自由心證。

早在封建時代,我國權利機構已經開始適用自由心證一說。人類曆史上將其運用于判斷事實依據,且至今仍然存在一定的積極意義,該自由心證被運用于判斷事實最基本,也是最根本認定事實的所在。封建專制時代,統治者運用自由心證判斷當時的事實,也間接的反應,在當時對證據制度局限性的明顯體現,很容易讓統治者或者裁判者內心確認,容易導致刑訊逼供等。“面對複雜多歧之社會事實關系,在訴訟上以上述形式化之方法,勢難獲得公平而又妥當之訴訟結果”。

(三)其他國家的自由心證。

自由心證在羅馬法中也有記載。資産階級革命在歐洲大陸蔓延,糾問式訴訟程序爲對抗制程序所取代,法定證據慢慢的就被自由心證所取代。大法官對證據的認識往往是通過自身對證據的認識,或者個人對證據的內心確認來實現。“19世紀的法學家曾試圖從司法中排除人的因素,他們努力排除法律適用中所有的個體化因素。他們相信按照嚴謹的邏輯機械地建立和實施的封閉的法規體系,在他們看來,在這一封閉的法規體系的起源和適用中承認人的創造性因素,是極不恰當的。” 而法官的形象,往往是統治階級爲了實現其統治目的,而可以設計出來並運用統治階級所指定的規矩的工匠。他們的作用在于把運用並施行的法律、法規,把他們聯系起來,並將這些法律、法規運用到認定的事實中去,從而實現其目的,從而使法律得到人們認可。這也是自由心證的體現。這個自由心證的擴大,是指司法的最高境界,是創造自由心證的環境。

例如德國就是一個自由心證主義的國家,德國賦予法官有有自由裁量的權力,判定事實一般根據其確定的主張得到證明。德國的自由心證主義,自由即對證據是否采信,是否運用的自由,法官在認定證據的證明力上,不受外界或者法定證明規則的約束。因此在德國法律中,自由心證主義的確定,確定了證據評價是一個事實問題,由法官自由裁量。而該證據的證明標准,則是法律問題,需要法律作出原則性的規定。德國法中也有學者引入了英美法系的“高度蓋然性”概念。引起了德國法學界的大討論,他們討論得核心問題是自由心證所要獲得的結果與高度蓋然性之間的區別。自由心證是主觀的還是客觀,適用自由心證的條件有沒有限制。

三 、自由心證原則在社會主義法系的現狀。

自由心證原則,在我國現行司法實踐中不夠完善。沒有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予以約束。無法直接作爲我國法官用來審理案件,選擇證據的標准。能否作爲標准尚不明確下,我國司法實踐的法官,仍然在一直沿用,只是未將該原則趨于表面化。因此在司法實踐中和司法學術界中都存在較大的爭議。部分學者認爲,自由心證以主觀唯心主義和不可知論爲基礎,與我國遵循的馬克思列甯主義指導思想和實事求是的原則相違背,與當前我國國情存在一定的不符。但是在學術界中存在另一種觀點:法官、裁判者所應當明確自己的立場、觀點、方法,決定著這個案件的走向(即內心確認)。在我國,自由心證原則雖然沒有寫進法條之中,但是筆者認爲自由心證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早已萌芽,審理案件過程中使用了內心確認或者自由裁量,只是找不到法律依據而已,但自由心證的的確確是存在于每一個案件之中的。

(一)自由心證原則與我國遵循實事求是的原則不相符。

唯物主義則學是承認世界本身是物質,世界上是先有物質,後有意識,物質決定意識,意識是物質的反應。同唯物主義相反唯心主義的根本觀點是,認爲世界的本質是意識,不是物質決定決定意識,而是意識決定物質。 不難看出,自由心證比較符合唯心主義的觀點。唯物主義哲學家認爲,人類對于客觀存在的證據的認識,往往會受到主觀意識的影響,導致在認定客觀事物上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我國是成文法國家,許許多多的案件都是通過具體的案件結合法律法規,作出認定事實的依據。如果單單是憑自由心證,法官或者裁判者在認定案件事實上摻雜過多的主觀能動性,就會將固有事實認同予以否定,以人治爲准,摻雜了感情色彩的法律與當代我國成文法中制定的規則不相匹配。在當前我國基本素質未達到一定程度的情況下,在誠實信用原則適用的幅度無法確定的情況下,在我國法官專業水平和個人道德素養參差不齊的情況下,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候理性和良心需要站立在證據之上,需要樹立法律至上的信仰。憑自己的知識、社會經驗、日常行爲規範認定的案件是否科學,尚值得斟酌。因此,從唯物主義哲學上講,尊重客觀事實,嚴格依照法律規定作出的判決,是對案件負責,對社會負責的一種表現。

(二)自有心證原則未寫進法條。

我國系成文法國家,自《憲法》到地方性行政法規,大大小小的法律法規都通過法律、法規的形式向人們公示。但是自由心證原則卻未被列入法條之中。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之規定:“人民法院對當事人的陳述,應當結合本案的其他證據,審查確定能否作爲認定事實的根據。” 雖然有的學者認爲這一條間接說明了,可以運用自由心證,但是結合法條仍然是結合證據說事實。迄今爲止,主流觀點仍然是否定了自由心證主義。我國司法實踐中並未有西方司法審判中的陪審團,無法將事實審抛出去,讓民衆來審理事實。由于我國現行成文法中規範證據規則的不完善,無法將自由心證成文化,因此建立一套完整的自由心證原則體系勢在必行。

四、自由心證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的表現形式:法官案件事實認定的自由裁量和案 件事實認定的內心確認。

(一) “自由心證”之案件事實認定的自由裁量。

司法實踐中的法官自由裁量,是指在審理案件過程中,法官結合案件中證據展現出來的法律事實,酌情作出與法律事實相一致的決定的權力,並且自由裁量權作出的決定需體現出公平、公正與合理,但也客觀事實不一定完全一致,甚至有可能相反。這個權力來源于法律規定,但是法律賦予法官自由裁量權是限定了一定範圍的,該權利只能在法律規定範圍內行使。法官自由裁量權在成文法中並未太多的文字修飾,而是在司法學術界中討論得較爲豐富。就學術理論而言,法官自由裁量權是司法權主動性規定之一,我國一直處于被動形態的司法權,其主要特征就是司法的被動性,即法院的不告不理原則,而有觀點認爲法官自由裁量則與其相違。法官純粹是根據自己在審理案件過程中,通過自己的社會知識或者自由心證在對案件證據的三性予以確認後,結合法律事實,作出合理判決。筆者認爲這主動的法官自由裁量權和被動的司法權並不矛盾,因爲司法能動性與司法被動型本來就是學術界從不同角度對司法權的一種定義,能動性主要是爲了更好的保護當事人的利益,而被動型則維護的是司法公平、公正。兩者的目的都是最大限度地保護當事人的利益。

(二)“自由心證”之案件事實認定的內心確認。

案件事實認定的內心確認,是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法官個人內心根據社會經驗法則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作出的一個判斷結果。《民事證據規定》第 64 條明確要求,法官在對證據進行審核認定時“應當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對證據有無證明力和證明力大小獨立進行判斷”。這裏之所以規定法官在審理案件認定事實上“應當”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表面上是減輕了當事人的舉證義務,事實上是在法律規定範圍內給予了法官內心確認的權利。內心確認的基礎就是根據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所得出來的一個認識。發條中運用了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在法官進行證據評價和借助經驗法則方面提出了要求, “日常生活經驗”相當于大陸法系的傳統表述“經驗法則” 。經驗法則( Erfahr-ungssatz) 系指一般的社會生活經驗知識,常識、交易習慣等,來源于生活,通過社會觀察所得。當然,在不同的地方“日常生活經驗”有所差異。但是也存在例外,如“一切被吞咽的東西均可視爲食品”、“有刑事前科的證人不可靠”、“大學生結束外地讀書生活後會重新住回父母家”。因此內心確認需要靠“常識”亦不受“常識”的約束。

(三)自由裁量和內心確認的區別。

事實認定的自由裁量在于法官在審理過程中,通過自我選擇,運用對證據的“自我選擇”的權力認定案件事實。而內心確認,是通過對案件審理過程中對證據的“自我確認”來確認和判斷其證明力來認定案件事實。我國學術界主流觀點是贊同自由裁量是從本質上通過合法程序,對案件證據合法選擇的自由決斷,是案件審理查明的一種表現形式。而法官在自由裁量範圍方面,法律並未嚴格作出規定,只是在《民法》立法理念中有一條大家公認的“公理”——“法無明文禁止即可以”,因此在審理案件時,對案件認識的證據並不僅僅局限于“權威或訟爭的問題”,而是多數貫穿了整個訴訟過程中。法官確認案件事實對證據的自由裁量,其實就是認定事實所采用案件的內心確認,這也是我們所提及的自由心證原則。因此確認案件事實對證據的自由裁量是自由新政原則的一種權力基礎,而內心確認是自由心證原則的一種人性體現。自由裁量在自由心證原則中趨于表面形式,很多法官的自由裁量很可能趨于一致。而內心確認卻是結合個人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所得到的個人的觀點,通常每個人的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不一樣,認定事實的結果也會不一致。因此兩者不能等同。內心確認是法院認定事實用于判決的基礎事項,遵從于法官審理案件中出現的一切信息,自由行程具有確信的原則。自由裁量則是法官酌情作出決定的權利,在法律允許範圍內,對證明事實的證據予以選擇性認可,作出公平、公正、合理且正義的判決。

“內心確認”和“自由裁量”存在很大區別:

1、範圍不同。

內心確認的作用對象是指個人的內心世界,及良知。日本法學家伊藤正己說:“法官的良知就是公平無私的精神。法官的道德良知是法官的生命。”良知所賦予法官的責任是,確認的範圍僅限于證據調查中原、被告提交的證據和法院依職權調取的其他證據,不能將確信的基礎擴大到證據之外;而自由裁量是一種選擇,可以涉及到沒有采信的證據,範圍較爲內心確認的範圍廣泛。

2、兩種情況的形成時間不同。

內心確認的的邏輯體現在裁判結果上,內心確認是自由心證原則的核心。其核心內容的形成時間應當在案件審理後,證據可以證明,或者部分證明案件事實,結合案件最大可能還原的事實作出的結論,該結論通常有一定的要求,必須對案件的整體有一個酌量的判斷基礎,酌量的判斷不能孤立存在,而是將酌量認定事實的總和,通過確認的證據予以表現,從而形成內心確認。是對這個案件固有的證據的證明力結合案件中出現的“常理”加以判斷出的結果。而認定事實證據的自由裁量則並不需要這麽苛刻的要求,而是在訴訟開始,當法官接觸到該案件事實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法官的自由裁量,證明事實的證據在立案起訴階段要接受初步審查,立案法官已經做了自由裁量;依法送達需要向原、被告釋明需要提交證據時候,法官第二次執行了自由裁量;開庭審理,原、被告舉證質證階段,法官第三次對證據自由裁量;判決文書作出過程中,也需要;判後答疑也需要自由裁量證據。因此在每一個階段,證據的自由裁量都可能發揮不可忽視的作用,因此認定事實的自由裁量具有階段性。根據案件審理流程,內心確認可以根據案件事實的出現重複確認,而認定事實的自由裁量則是一個訴訟流程,不具有重複性。

3、理論上設計的制度不同。

內心確認在英美法系被用作認定事實的主流觀點,而根據英美法系的證據規則,內心確認被認爲是大多數人都認可的高度蓋然性,從而使法官直接引用陪審團確認的是否有罪。該內心確認是受道德和日常生活習慣或一般認爲的約束,當人也需要通過證據來證明。因此在英美法系國家,內心確認頁被寫入了自由心證原則的規則中,依照傳統的秘密心證已經逐漸被公開心證所取代,在陪審團中內心確認已經是法官運用全部案件證據來認定案件事實的基本原則。用證據認定案件事實的自由裁量,在英美法系中,自由裁量權不在法官手中,案件事實不由法官決定。在我國,自由裁量是有一定的範圍限制的,法規規範了大的框架,雖然法官擁有對證據自由選擇的權利,但是這種選擇權利是在法律逾期範圍內的。因此內心確認的範圍可以不受法律的限制和約束,通過邏輯思維和日常生活習慣,讓大多數人判斷,法官也需要通過該行爲確認案件的基本事實,但也不全是。而自由裁量權則是自由心證原則的表現和外延,系法律範圍內的一種規範性內心確認。

五、自由心證原則的制度建立。

(一)對自由心證制度的先決條件——獨立審判

1、外在獨立審判。行使自由心證的先決條件就需要法官獨立審判案件。“被別的觀點,或者被任何外部權勢或壓力所控制或影響,法官就不存在了” ,因此我國《法官法》對法官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進行了立法。2016年習總書記重要講話也將法官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列上了依法治國的日程。在我國,法院應當獨立,法官也應當獨立審判。首先是外在的獨立,獨立于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個人等一切可能對司法獨立産生影響的一切外在因素,甚至包括了關系到法官或者法官個人的生活,如經濟、人生安全等的幹涉和限制,我國在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或者法院依法獨立上還存在一定的問題,依照習總書記的講話,國家權力機關,應當積極的保護法院行使依法獨立的審判權,每一級法院都應當獨立。法官在個人行使國家權力即審判權的時候,也應當得到大環境的保障。只有在獨立的大環境下,才能行使依法獨立。

2、內在獨立審判。內在的獨立即從法官自身,內心深處獨立行使審判。法官應當被賦予一種榮譽,讓其在獨立審判到獨立負責內心中有一個可予以信賴的主體,這就是法官光環。司法改革後被賦予法官資格的人,就應當給予他一定的榮譽感,相信員額內法官能獨自承擔自己審判案件中存在的一切風險和壓力。相信其在專業範圍內更能遊刃有余,哪怕是內心確認。例如老中醫,望聞問切之術在心,自有藥到病除之手。因此,內心獨立的法官能運用自由心證原則來衡量的案件中足夠的自信用來作法律上的判斷,並合理的作出對證據的取舍。

3、保障獨立審判環境。獨立審判環境指的是法官在從事審判工作中獨立審判依法受到法律保護,獨立審判受外界影響,外界影響應當受到法律制裁。制定相應的服務部門,爲保障司法獨立審判提供良好的服務。落實司法責任制原則,因爲既然保障法官的權利,法官也應當成都相應的責任。在審理案件時,法官憑自己的專業知識,對證據進行進行取舍,作出判決後就應當對自己作出的判決承擔責任,因爲這份判決上完全體現了個人意志,這個過錯也應當由其個人承擔。例如英國在創建獨立審判環境上作出了先進的一步,法官在審理案件期間是封閉的,不能與外界接觸,不能使用手機、電腦等能與外界聯系的通訊工具。在審理案件期間只能閱讀與案件有關的證據、案卷材料等。在作出判決後,有司法權威爲保障,使得作出判決的法官無受外界壓力的困擾,司法權威也會保障判決得到執行。英美法系特別保障高薪,用高薪養廉,法官職務穩定,如果有幸被選爲大法官,將會是終身制,在英美法系中彈劾法官是少之又少的事兒。在我國現行體制下的法官對案件終身負責制,個人覺得應當放開這個束縛,因爲法官是在法律允許範圍內行使的權力,而因個人認識不一樣,或者因爲案件證據取舍不一,自由裁量範圍不一的情況下改判,就不應當受到法律約束,也不能被認定錯案追究。當然觸犯我國刑法,或者法官違法違紀等情況除外。否則,法官既然要承擔辦案壓力,又將考慮對案件終身負責,試問,誰還願意做回報與付出完全不對等的審判呢?

(二)自由心證制度形成——建立倫理基礎、經驗法則、證明標准範圍。

1、建立倫理基礎,確定自由心證制度範圍。

所謂倫理,是指在處理人與人、人與社會相互關系時應當遵循的道理和准則。是指一系列知道行爲的觀念,是從概念角度上對道德現象的哲學思考。它不僅包含著對人與人、人與社會和人與自然之間關系處理中的行爲規範,而且也深刻地蘊含著依照一定原則來規範行爲的道理。是指做人的道理,包括人的情感、意志、人生觀和價值觀等方面。是一種人際之間符合某種道德標准的行爲規範。 自由心證制度的成立需要有倫理基礎,法官在審理一個案件時,對證據的認識必須符合我國國情,必須符合一般人類理性接受的範圍,用以防止自由心證制度的濫用。“論理法則”在哲學上是一種科學的辯證思維,法官需要在這種道德理論基礎上,建立客觀規律和法律規範結合認定事實的思維。這個思維方式是自由心證制度得以施行並被長期采用的必要産物。

法官的良知就是最好的法律。法官審理案件,通過對證據的認證和采信,結合客觀條件作出依法判決,是一個思維操作的過程。論理制度的科學法則,是對法官認定事實的思維操作過程起到規範的作用。因此,要保證自由心證制度不會滋生腐敗,造成法官肆意裁判,就必須在自由心證制度上限定一個擁有約束法官行爲規範、辦案思維的框架,這就是自由心證制度的基礎。基礎樹立後,一個案件的審理,是否符合社會認知,是否達到樹立司法公信力的目的,需要看這個判決是否能得到當事人或者社會大衆的信服和理解。倫理法則則是一種被社會大衆所認可的科學化行爲准則,有倫理法則思維方式的法官,能更好的維護社會秩序,能作出更具有公信力,更能讓社會大衆所認同的裁判文書。

2、建立經驗法則,啓用案例參考制度。

我國不是案例法國家,因此在司法實踐中會出現相同案件類型,出現不同判決的,因此案例參考制度在我國建立一個參考制度也是有必要的。自由心證制度則是在在案例參考制度上作出內心確認,作出自由裁量。不能因爲相同類型的案件就必須出一個相同的判決,畢竟每一個案件均屬個案。在案例參考的基礎上,需要閱曆。因爲在法官辦案經驗豐富的情況下,更有可能查明案件真相。經驗,從我國古代就一直積累,所以我國法律是無法將經驗一一列明,所以只能通過司法案例的形式,將之前出現的案例,如何被法官所采信,那些證據是結合自由心證原則所作出,這也是爲何自由心證制度需要建立經驗法則,啓用案例參考制度的原因。經驗對于自由心證制度的形成有著決定性的作用,因爲經驗的形成必須經過社會大宗的積累,對于案件來講,經驗就是先前出現類似案例,或者全國其他地方出現的特別案例與當前審理的案件類型相一致。當前我國最高人民法院規定了法律文書上網的規定,並創建了“中國裁判文書網”,對于承辦法官來講,這就是經驗法則的體現。經驗法則是從法官內心確認的基礎上,對參考案例予以選擇裁量,進行過濾或者篩選,達成在案件類別上的共識,這也的自由心證制度更具有客觀性,更能保障自由心證制度認定案件事實的真理性。

3、將自由心證制度納入訴訟證據證明範圍。

《民事訴訟法》第六章證據,法律專門就證據一項作出了特別的規定,對證據的種類、性質 、證明方式都做出了明確的規定。證明標准在訴訟實踐是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又與法官審理查明案件事實有著必然的關系。采信證據用以證明其案件事實必須經過幾個步驟:首先法官應當收集原、被告的陳述,在歸納雙方爭議焦點的情況下分配舉證責任。原、被告就法官歸納的爭議焦點提出是否予以變更爭議焦點,再結合爭議焦點向法庭提交證據。這個過程中,法官需要有專業且系統的法律知識,對原、被告的證據進行選擇,用于證明待證事實,這也是自由心證制度中的證據選擇之自由裁量權。其次法官應當根據證明標准來運用證據推出案件結果,結合法官的經驗法則和倫理思維對案件做一個判斷,法官根據這個內心確認的方向,會盡可能的選擇原、被告提交的證據,根據雙方的證據的證明情況分析、證明。在博弈後,對自我內心確認做出裁判。最後,在法律事實查明的情況下,引用法律、法規,作出合情、合理、合法的判決。這樣的判決産生是通過法官運用經驗法則和邏輯規則推理證據的思維模式來實現的,屬于法官的主觀認識。這個證明標准需要法律事先約束的範圍內,法官不能根據個人的主觀意思作出超越法律規範範圍的結論。否則將造成法律對案件事實認定後作出法官肆意裁判的狀況。因此,將內心確認的證據理論及其證據範圍予以確認後,對自由心證制度構成一種限制,也將完成自由心證制度外延和標准,增加了心證形成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三)自由心證的事後保障——監督。

對于一個制度的建立,給予權利的向對面就是責任。法官在建立自由心證制度後,制度若需要長期並一直沿用,就需要對其制度進行約束的事後監督機構。對于自由心證制度的事後監督,是一種對過程和結果的監督。首先,法官內心世界無法知曉,只能是在判決書中體現,但是過多的去揣測法官的內心世界,是否侵犯了法官獨立審判的權利,就值得斟酌了。在法官生成判決文書之前,理論上會生成一個審理報告,這個報告在司法實踐中屬于非當事人調取證據材料的範圍,因此這個審理報告來承載自由心證産生,或者因自由心證說而采信證據的由來,是最客觀、最合適不過的了。接著,法官在審理報告中載明了證據認定過程和自由心證制度使用過程,能對法官濫用內心確認,使其自覺地將心證建立在科學和良知上,自覺地運用閱曆和日常行爲規範進行論述,例如美國大法官對案件作出判決會引用相關的案例、說理,用來闡述陪審制度認定的事實。

這個時候審查制度的好處在于對法官自有心證有一定的約束力,鑒于工作量複雜,建議由審監庭予以抽查。這個制度有利于其他法官在原審理法官未在崗時做判後答疑。對于判決結果的問題,應當有檢查機關,這樣的專門監督機構依職權對案件的事實或者程序予以監督或者更正。

六、結束語

在法治社會的中國,法律是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符合社會效果、日常行爲習慣的內心確認,是一種順應社會潮流的自由心證。只有法官在良知和道德的基礎上,對黨負責、社會負責、對廣大人民群主的利益負責的情況下,作出良知的判決,才能更有利的維護社會秩序,爲我國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准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爲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並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